当前位置:主页 > 中法建交50周年特别策划 > 正文

硕果仅存、各执牛耳:饶宗颐与汪德迈的中法大师情缘

直观中国 时间:2017-07-20 17:41  来源:欧洲时报   浏览量:

【欧洲时报李晓红报道】最近,蜚声海内外的国学泰斗饶宗颐教授远涉重洋从香港来到巴黎,亲自来法出席他的“莲莲吉庆饶宗颐荷花书画展”的开幕式。

饶宗颐教授于1917年出生于广东潮安,字固庵、伯濂、伯子,自字选堂。他与法国汉学家素有深厚的联系,在与欧洲汉学界的交往中,饶宗颐与法国学者最为投缘,除戴密微外,他与法国著名汉学家汪德迈教授也结下了五十多年的友谊。饶宗颐教授用他百岁的童心,圆了自己与新老中法学者再聚巴黎的心愿,沿着当年旅法的途径,再来法国看看他昔日去过的 《皇门静室 》(Petites écoles, 小学校),昔日执教过的法国远东学院 (école francaise d'Extrême-Orient), 以及非常赏识他的法兰西学院 (Institut de France)。饶宗颐教授中西通贯,学艺兼该,在他一百零二岁的高龄重返法兰西,再一次在法国学术界艺术界引起轰动。中国驻法大使翟隽大使在画展开幕式致辞中高度赞扬了饶宗颐教授对中法文化学术方面所做出的重大贡献。

因师从于饶宗颐教授的法国学生,著名法国汉学家汪德迈教授,近几年又得以两次赴港,参加香港大学饶宗颐学术馆举办的一系列学术研讨活动,几度近距离接触到百岁老人和他的家人及他的高足。他传奇般的人生,及与汪德迈先生之间长达半世纪特殊的师生缘和中法情让我肃然起敬。特别有幸的是在饶教授此次来巴黎的第三天,六月二十六日,饶宗颐教授和他的家人, 以及他的朋友和学生一行二十余人重游巴黎南边被汪德迈教授称之为法兰西文明摇篮 (有些地方称之为法兰西教育领域的摇篮)的皇港修道院 (Abbeye du Port Royal des Champs) 之时,我们有幸作陪。两位蜚声中外的“师生”这一天“小学校”的重游见证了翟隽大使强调的中法两国在文化上的“相互理解,相互欣赏,相互吸引” 以及“两国文化互学互鉴”的道理。

六月二十六日汪德迈教授在昔日的乡间皇港黄冈小学的照片前。(本文图片来源:作者李晓红提供)

汪德迈教授曾在《我与我的老师饶宗颐》 一文中介绍过 :“饶宗颐教授曾经来过巴黎七、八次”。在饶宗颐教授在法的期间,汪德迈教授也曾专门陪同饶先生去过位于巴黎南边 Chevreuse 山谷里的一座修道院 :Abbaye du Port Royal des Champs (中文直译为乡间皇港修道院),就是汪先生对那个修道院,和那座存在于1637年至1660年之间的 Petites écoles (小学校) 的遗址和有关这座 “小学校”历史的介绍令饶宗颐教授极为感动,可以说他对法国文化特殊的依恋源于此。饶教授心中时时牵记着这个地方,直至这次重返法国,第一要去的地方就是他所向往的远离尘俗的 “皇门静室” (这是饶公给乡间皇港修道院起的名字)。这一再访 “皇门静室”的计划早已定好,饶先生一到巴黎就期待着二十六日的“皇门静室”之游了。汪德迈教授曾是饶宗颐教授的学生,他曾于2016年八月在北京荣获中国国家新闻总署颁发的第十届“中华图书特殊奉献奖”。这里首先要说的就是汪教授与饶公之间最初结师生缘的故事。

饶宗颐大师的饶宗颐学术馆馆长李焯芬院士及饶公亲友在昔日“小学校”旧址,现为法国国立皇港博物馆。

饶宗颐先生最早与法国二次大战以后最杰出的汉学界代表人物保罗?戴密微(Paul Demiéville)相识并结下令人难忘的友谊,是在1956年的9月,饶公到巴黎参加青年汉学家第九届研讨会议(第九届欧洲汉学学会年会)的时候,那时饶宗颐先生破译了今存于大英博物馆的编号为“ Stein 6825 ”的敦煌遗书中的残卷,这篇内容涉及《老子想尔注》的抄卷当时尚未获鉴定,从来没有人知道此卷的作者是谁,也不知道是什么内容。戴密微先生看到了这是一位具有极高天赋的中国知识分子,甚至还是一位没有大学文凭的从一个对商业比对文化更重视的英属中国殖民地来的学者,当时西方的汉学家中没有人能辨认这样非常难懂的敦煌残卷。而饶公当然也看出戴教授对他工作的欣赏,于是大喜过望的戴密微教授于是决定邀请饶宗颐先生来法工作,饶公来巴黎相对长的工作过三次,其中包括1958年和1964-1965年的那两段时间,那是由戴密微先生(Paul Demiéville) 以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CNRS) 的名义邀请他来的,第三次长时间来法工作是1978年的那次是应汪德迈先生以法国远东研究学院(EPHE) 的名义邀请来法参加汪德迈领导的研究项目。于是饶公在西方汉学的广阔领域选择了做法国汉学界希冀他本人所钟爱的和他选择的研究领域,而法国汉学界也因此授予了他很多的荣誉 :

- 最早奠定饶宗颐在西方汉学界声誉的,是他出版于1959年的《殷代贞卜人物通考》,此著后经戴密微推荐而于1962年获得在世界汉学界最负盛名的、被誉为汉学界诺贝尔奖的 ? 斯塔尼斯拉斯.儒莲奖,Le prix Stanislas Julien(Stanislas Julien, 法国汉学家 -1797年-1873年) ?。(饶公的法国学生汪德迈教授曾于1980年获得此殊荣)。

- 1980年获巴黎亚洲学会荣誉会员荣誉头衔 ;

- 1993年获索邦高等研究院荣誉博士学位 ;

- 他本人于二零一三年九月十九日被授予法兰西学术院古文献与美文学院院外籍院士头衔。

而开启汪德迈先生与饶公这位国学大师交往的挈机正是由于汪先生对中国文化的热衷和他当时已经开始的对中国语言的极大兴趣。汪德迈先生当时已经受聘于法国远东文化学院(EFEO)做汉学研究(1956年),1958年从越南河内结束了越南北部的汉代中国明器铜镜目録的编纂收尾工作回到巴黎,又在日本工作了三年之后,戴密微先生感觉到必须要马上培养一位欧洲的年轻学者,于是戴密微教授派汪德迈去香港跟饶公学习,请饶公给他就甲骨文研究进行啓蒙教育,拜饶宗颐教授为师。这就是汪德迈先生在当时是英属殖民地香港作为饶公学生学习三年的最初缘由。从1961年到1964年在香港的三年中,汪先生非常刻苦地跟饶宗颐老师学习,除了去他家学习“说文解字”,完成戴密微先生的意愿研究中国古文字学和语言学,还在香港大学上饶公的课(科目是“文心凋龙”),同时他还修了包括汤象,罗锦堂(现生活在美国夏威夷)等先生的课程,还钻研中国的民族文化,因此他与饶宗颐先生之间结下了深厚的师生缘。

2013年12月,法兰西学院儒莲奖三位得主饶宗颐(1962)汪德迈(1980)李晓红(2001)。

这次饶宗颐先生在自2000年阔别法国十七年之后终于重新踏上法国土地,来与老朋友重逢共聚,六月二十六日一早我和我先生陪同汪德迈先生来到饶宗颐教授和大女儿及外孙女,二女儿和夫婿 (港大饶宗颐学术馆副馆长-艺术)邓伟雄博士下榻的旅店,准备去这个饶公盼望已久的地方,乡间皇港修道院(Abbaye de Port-Royal des Champs)。

从这张摄于1993年的珍贵的照片上,我们可以看到站立在被后人修复的小教堂前的饶宗颐教授和汪德迈教授的身影,那些至今仍矗立在寒冷的冬日里的断壁残垣给饶公留下不可磨灭的难忘的印象。而今年六月二十六日的这一天,在同样的位置重聚着饶门三代,饶宗颐大师在他的法国学生著名汉学家汪德迈先生,他的助手入室大弟子,现任香港大学饶宗颐学术馆副馆长的郑炜明教授,汪德迈教授的中国裔学生李晓红与李中耀,以及贴身医生陈汉威先生的簇拥下重返这块法国历史上具有改革精神的重地。在1710年被路易十四王摧毁的旧修道院遗址前,法中两国的师生们共同感受着皇港“小学校”Petites écoles 当年的改革精神。特别令人感动的是,我们这一行人要进建于“小学校” 旧址的现在的国立皇港博物馆时,离关门只剩20分钟,待我去解释我们这群客人中有一位非同一般的客人,饶宗颐大师,他来自中国香港,曾经在法国工作过,他曾来过这里,今天他带着家人和朋友,在他的法国学生今天亦享誉世界的著名学者汪德迈教授的陪同下,希望重访旧址,那位门口的工作人员即刻与馆内负责人联系,结果破例地接待了饶公等一行客人,馆内工作人员非常热情地接待大家,让大家观看馆内历史介绍。当我们走进那座博物馆,观看当年培养出法国精英,例如法国著名数学家,哲学家布莱兹.帕斯卡尔和著名剧作家拉莘的“小学校”的历史油画(油画作者:Philippe de Champaigne, peintre de Port-Royal)时,我们陪着饶公,他观看得很仔细,看得出他心情非常好,而且有些激动。就在我们返回巴黎的当天下午,我接到了“皇港小学校博物馆”当时接待我们的其中一位领导的邮件,他说,他们非常荣幸地接待了饶宗颐教授一行,但由于馆长 Philippe Luez 先生当天的缺席,还欠缺完美,希望约下一次,再次在“皇门静室”接待饶宗颐大师,当然我们知道这暂时是不可能的,但“皇港小学校博物馆”的法国朋友对大师之尊敬之情悠然感动了所有人。

饶大师在2011年将香港大学饶宗颐学术馆命名为法文的 “Petite école”, 他之所以把港大的学术馆外文名字,据他的助手,入室大弟子,现任香港大学饶宗颐学术馆副馆长(学术)的郑炜明教授介绍,原因有三 : 1. 他很喜欢法国的那个“皇门静室”,2. 他以皇门靜室乃以研究古典学为主,他也希望港大饶舘研究中国的古典学为主,3. 中国古典学又名小学,以目錄、版本、校勘、训诂(包括文字、音韵等字词形、音、义之学)、辑佚、箋释等等研究方法的学问。小学这个学科名词,刚好可与小学校对应。另外先生又以自己学问很小,故在港大要求以他命名成立一个研究所时,他认为外文称为小学校最为恰当,这是他的自谦。

饶宗颐教授和汪德迈教授之间的师生情谱写了一首感天动地的中法友谊之歌,饶公在2012年3月10日香港大学饶宗颐学术馆的饶宗颐讲座成立仪式上的讲话中这样描述他与汪德迈先生的缘分 :“ 我与汪德迈教授相识已经超过半个世纪。他是一位非常杰出的汉学家,对中国古代的法家和儒家学说都有深入的研究。我们曾经在法国、印度和香港一起讨论学术,砥砺切磋,有许多非常愉快的回忆。这次,汪教授能远道而来,是我能与老朋友重逢共聚,真是人生的一件美事。”全程尊称老师饶宗颐为“饶公”的汪德迈教授年轻时即投身汉学文化研究,1961年来香港留学,跟随饶教授研究中国古文字学和语言学,自此两人师生缘至今。汪德迈教授以另一种风趣的语调见证了他俩间特殊的中法情缘 :“我跟饶宗颐教授更有另外一种特别的关系。他是潮州人,而我在1950年娶了在巴黎留学的华侨女学生为妻,她来自一个移居越南西贡的潮州家庭。饶宗颐教授每次到法国来都住在我家里,跟我岳母说潮州话,我内人太法国化了,不会说……” 。

我们愿东西文化交流的桥梁,“东学西渐”和“西学东渐”的两位先行者,饶宗颐教授和汪德迈教授健康长寿,愿他们之间的法中情谊长存。

 
保存 | 关闭
标签:
您可能还喜欢:
编辑推荐
点击排行
最新内容
图片故事

一对终生未嫁姐妹的田园归隐生活

一对终生未嫁姐妹的田园归隐生活

美呆丨水墨江南般的回迁房,从吴冠中的画里走进了现实

美呆丨水墨江南般的回迁房,从吴冠中的画里走进了现实

旧飞机改造成幼儿园?真是眼界大开!

旧飞机改造成幼儿园?真是眼界大开!

普京在冰球比赛中摔倒一幕

普京在冰球比赛中摔倒一幕

精选事件

高三男生给女生下药,我们只看到了冰山一角!

高三男生给女生下药,我们只看到了冰山一角!

中国典型富二代 王思聪心态并非唯一

中国典型富二代 王思聪心态并非唯一

最美法文x
Une vérité nue est toujours meilleur qu'un mensonge habillé. 赤身裸体的真相总好过衣冠楚楚的谎言 [详情]
更多>>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