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每周时评 > 正文

底层人,也有权利追求高贵

直观中国 时间:2017-11-28 15:21  来源:拾遗   浏览量:


拾遗

物语

+

他们虽然穿着最脏的衣服,

但是赚着最干净的钱。



他叫于盈申,

北京外来务工人员。

1997年5月8日,

他在收音机里听到广播:

“血库告急,请求大家献血。”

他立马坐车赶往血液中心。

下车后,血贩子拦住他:

“我出高价,卖给我。”

于盈申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人家等我的血救命呢!”

就这样,他献了人生第一次血。

在接下来的20年里,

他献了88次血,33400毫升,

相当于一个成人总血量的7倍。

很多人不知道:

在北京街头献血人群中,

本市人口不到10%,

而外来人口超过70%。





他叫何刚,

一位来自河南的农民工。

他在整修自家房子时,

从院里挖出了19件元朝珍贵银器。

文物贩子闻风而来:

“我出高价,卖给我吧。”

何刚没有理睬。

他把19件银器全都捐给了故宫。

这批银器有多值钱?

故宫说:“填补了此类藏品空白。”

妻子罹患尿毒症,

父亲股骨头坏死,

何刚欠了很多债,非常需要钱,

但他说:“人要活得有志气!”





2012年7月21日,

百年一遇大暴雨突袭北京。

南岗洼铁路桥下严重积水,

一大串车辆即将被淹没。

生死关头,

100多位光着膀子的农民工游了过来。

经过8小时大营救,

他们终于将200多名被困者救出淹没区。

在这批救人的农民工中,

有个23岁的小伙子叫李川南。

救完被困者后,他回到工棚时,

才发现右脚被护栏钢筋戳了两个大洞。

从此,他的腿脚就落下了毛病,

“天气一冷就疼,干不了重活。”

随后几年里,他多次失业。

但他从来不曾后悔自己的救人行为,

他说:“那天对我来说特别有意义,我救出了一个婴儿。”





她叫汪荟,北京外来打工妹。

2012年11月20日中午,

她路过王府井柏树胡同时捡到了两纸袋,

里面装着2万元和3万元现金。

她站在原地等了一小时,

但是没人前来认领。

由于附近有多家医院,

许多外地人到此看病。

“如果这钱是用来看病的救命钱,那还不把人急死啊?”

为了尽快找到失主,

她复印了很多招领启事,

然后在附近四处张贴,

希望失主可以来找她。

这一张贴,就是三个月。

她家里很缺钱,

爸妈还等着她找钱回去建新房。

她去年打了一年工,

也才只存了一万多元。

她说:“我把自己的钱看得很重,但不是我的钱我一分不要。”





这样感人的事情,

不仅仅只是发生在北京。

2017年6月19日,

长沙北辰三角洲附近,

一个送外卖的小哥,

送餐时被一辆越野车撞倒在地,

受伤严重,无法动弹。

公司同事赶过来帮忙时,

他说的第一句话是:

“先帮我把外卖送到e3区,就在隔壁。不要耽误人家吃饭。”





他叫郑定祥,

重庆万州区的一位棒棒,

老婆常年患病在农村。

2011年1月1日,

老婆给他打来电话:

“天太冷,我又感冒了,

你买家件棉衣回家过年吧。”

没想到这天,他运气真的来了:

他帮人挑了价值数万元的羽绒服,

他在前面走,雇主在后面跟。

但走着走着,他突然发现雇主跟丢了,

那几天万州下着大雪,寒风刺骨。

但为了找到雇主,

他一个商铺一个商铺地跑去问:

“你家的货丢没丢?”

有人对他说:

“飞来横福,你挑回家得了。”

他却说:“我缺钱,但不能缺德。”

苦苦寻找14天后,

他才终于找到雇主。



2013年11月29日早晨,

在沈阳做送奶工的王秀珍,

突然接到内蒙古老家的报丧电话:

“父亲去世了,你快回来。”

悲痛中,她一边流泪,

一边坚持送完了当天的奶。

然后,她立即赶往火车站买票。

买票后,在等车过程中,

她手写了165份停奶通知:

“对不起,我爸去世了。

11月30日到12月6日停奶,

12月7日送奶。送奶工。”

然后,她打电话叫来在沈阳读书的孩子:

“你一定要把这165份停奶通知,

挨家挨户贴到人家屋门口,

不要耽误了别人吃奶。”



他叫王俊旺,武安市农民工。

2012年6月4日早晨,

一辆大货车停在城区的坡道上,

三名工人正往车上装载钢管。

突然,大货车失控,开始滑行。

货车正前方的大道上,

是一段煤气管道和熙熙攘攘上班的人。

大货车一旦冲过去,后果不堪设想。

三名工人手足无措,尖声呼叫。

危急关头,19岁的王俊旺冲了过去,

他跳上车门,把手伸进车窗,

一把将方向盘打偏,

货车拐了一个90度的弯儿,

成功避开了煤气管道,

但又向着人群冲了下去。

王俊旺想跳上驾驶室紧急制动,

可脚蹬的地方太滑,没有成功。

第三次,他左手打开车门,

右手赶紧一甩方向盘。

大货车立马避开了人群,

但王俊旺却一脚蹬空,

摔倒在了公路上,

货车后轮直接从他头部、胸部碾过。





2017年6月22日,

南京地铁早高峰时段,

一群农民工兄弟席地而坐。

看着一辆辆列车驶离,

他们却迟迟不愿上车。

有人问:“你们怎么不走啊?”

他们有点不好意思的回答:

“我们携带的行李太多了,

怕影响到其他乘客的出行。

人家上班要赶时间,让他们先走,我们不急。”

其实,他们已经买好车票。

11点钟就要出发,

他们必须提前半小时赶到。

可为了不影响别人出行,

他们在地铁站足足等了两个多小时,

直到地铁不挤了,

他们才上了车。



2016年10月15日。

沈阳地铁一号线。

地铁上一直有空位,

但三位农民工却选择了坐在地上。

在行驶过程中,

有两位农民工还打起盹来,

可见他们已经非常疲惫了。

于是,一位大姐好心地问:

“这么多空位,你们怎么不坐啊。”

一位农民工羞涩地回答:

“我们一身太脏了,怕弄脏了座位。”





2016年10月26日,

在西安念大学的小张,

在雁翔路附近一家银行,

看到了让他掉泪的一幕:

一位农民工在进入银行时,

脱掉了鞋子,摆在门口,

跪着一步步移动到了ATM机前。

做清洁的保安对他说:

“没事没事,你进去,一会儿我再拖一次。”

可这位农民工摇头说:

“我鞋上全是泥,没事,我一下就出来了!”

他的身体虽然跪下去了,

但他的人格却高大起来。



他们,都是活在社会底层的人。

好听一点的叫他们“外来务工人员”,

刺耳的叫他们 “低端劳动力”。

但是任何一个“高端”的城市,

都需要千千万万个这样的“低端劳动力”才能得以运转。

离开“低端劳动力”,

“高端生活”不过是伪高端。

一个没有清洁工的城市,

一个没有早餐点的城市,

一个没有外卖员的城市,

一个没有快递员的城市,

一个没有维修工的城市,

一个没有搬运工的城市,

生活又怎么能“高端”得起来呢?

上世纪70年代,

爱尔兰金融从业者大罢工六个月,

结果经济不但未受影响,还有所增长。

但同样是罢工,

发生在美国纽约清洁工身上,

不到一周,城里人就大叫:“我们撑不住了!”



他们,虽然工作在社会底层,

没有什么发言权,

也没有什么影响力,

无法喊出平等居住的口号。

但他们不是“低端劳动力”,

他们是人。

他们为了城市的发展,

也曾抛青春、洒热血,

所以有权利得到应有的尊重。

也有权利追求高贵。

农民工诗人许立志写过一首《失眠》:

“曾经我还不知,

与我相似的人有千千万万。

我们沿着铁轨奔跑,

进入一个个名叫城市的地方,

出卖青春,出卖劳动力,

卖来卖去,

最后发现身上仅剩一声咳嗽,

一根没人要的骨头。”

希望我们的城市,

不要让这样的情况一再发生。

以前每每临近春节,

看着农民工兄弟姐妹的大迁徙,

我心里就会涌起莫名的感伤。

今年,很多农民工可以早早回家了,

但我心里却涌起了更大的感伤,

因为他们说:“这是最冷的一个冬天。”

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

心里五味杂陈,

我觉得我们至少欠他们两句话:

一句是——“谢谢您。”

一句是——“对不起。”
保存 | 关闭
标签:
您可能还喜欢:
编辑推荐
点击排行
最新内容
图片故事

一对终生未嫁姐妹的田园归隐生活

一对终生未嫁姐妹的田园归隐生活

美呆丨水墨江南般的回迁房,从吴冠中的画里走进了现实

美呆丨水墨江南般的回迁房,从吴冠中的画里走进了现实

旧飞机改造成幼儿园?真是眼界大开!

旧飞机改造成幼儿园?真是眼界大开!

普京在冰球比赛中摔倒一幕

普京在冰球比赛中摔倒一幕

精选事件

高三男生给女生下药,我们只看到了冰山一角!

高三男生给女生下药,我们只看到了冰山一角!

中国典型富二代 王思聪心态并非唯一

中国典型富二代 王思聪心态并非唯一

最美法文x
Plus votre intelligence est élevée, plus vous faites des rêves bizarres dans votre sommeil.你的智商越高,你睡觉时做的梦就越奇怪 [详情]
更多>>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