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精选事件 > 正文

央视主播那么多,赵普的难得在于他是个“活物”

直观中国 时间:2016-09-25 22:21  来源:拾遗   浏览量:

 

  拾遗物语

  赵普,写下这个名字,就意味着争议。

  2008年,在汶川地震直播中,他哽咽不已。

  有人说他“真性情”,有人说他“作秀”。

  2012年,他在微博曝光工业明胶内幕。

  有人说他“仗义直言”,有人说他为跳槽“铺垫”。

  其实无他,赵普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他主播节目时喜欢“平视”。

  之所以喜欢平视,是因为他是一个真性情、能换位思考的“活物”。

  如今,赵普虽已从央视辞职。但 我们,还欠赵普一个平视。

  

  凌晨四点的北京是什么样子?

  对很多在北京生活的人来说,不难回答。

  但恐怕2006年6月5日凌晨四点的北京,

  没有谁比赵普更清楚。

  这个凌晨,很特殊,

  是他在央视《朝闻天下》中首次出镜的日子,

  凌晨四点就要起床。

  这个凌晨,也不特殊,

  如同每一个黎明前的黑暗,

  也如同他央视主播梦的实现,

  一样漫长。

  

  不幸在这儿,幸运也在这儿

  生长于安徽一个农村,赵普初中毕业,就参了军。

  新兵营结束的晚会上,他来了一首诗朗诵,

  被留在新训部队当了一名广播员。

  那只包着红绸的话筒,

  将这位16岁少年的声音扩大数倍——

  赵普陶醉其中,哪怕只是播报一条会议通知。

  有位摩托兵战友听着不服气,故意挑衅:

  你还播音呢,蓝蓝的天上白云飘,

  你都读成了“南南的”……

  他们因此大吵一架。

  

  那时起,他几乎每天盯着央视《新闻联播》看。

  也就是从那时起,他有了一个梦想——

  以后要成为一名央视主播。

  未曾想到的是,实现梦想的这一刻,他已经35岁。

  不过,这个不再年轻的新主播却带来了一股新风。

  在一则关于因整治市容而导致卖瓜摊点减少,

  瓜农卖瓜难的新闻结束后,

  赵普感叹道:

  “是啊,这让我想到,这么热的天,

  我的老妈妈要走很远才能买到西瓜……”

  

  在一则一对外来务工夫妻,由于找不到住处就睡在“ATM”机房的新闻结束后,

  赵普评述说:“尽管‘ATM’机房能遮风避雨,

  但它终究不是个睡觉的地方,

  地又很硬,当心着凉……”

  没有了印象中新闻播报端庄却严肃的字正腔圆,

  赵普温和且富有人情味的风格让人眼前一亮。

  没有字正腔圆,其实是赵普的不幸。

  

  退伍后,赵普下过岗,摆过摊。

  还曾因为不识货,进了假烟,

  被买去假烟的买主追着满街跑。

  生活的艰辛自不必言,

  他只能靠兼职临时播音员,来维系自己的梦想。

  直到1995年,背水一战,

  赵普考取了北京广播学院(现中国传媒大学)播音系干部专修班,

  这才一步一个脚印走到了央视。

  

  但不幸在这儿,幸运也在这儿。

  丰富的底层生活经验,让赵普在面对镜头时,

  总能以平视的视角面对观众。

  有人评价:“别的人更在乎说的立场,赵普更着眼于听的立场。”

  而赵普说:“我不可能像真正的老播音员字正腔圆。

  我可以跨界,我在中间,既像说话,也像播报。”

  人,才是媒体人的基础

  2008年11月,赵普随海协会协商代表团出访台湾。

  他备了8条领带,其中有一条纯黑的。

  “这毕竟是1949年后大陆官方团体最高负责人第一次访问台湾,万一出现意外……”

  赵普谨慎地准备着。

  接机的队伍中不只是欢迎人群,

  这也印证了赵普的不安。

  

  被喊着抗议口号的人群围堵一个多小时后,

  台里来电要求连线播报。

  第一个报道怎么做。

  这个时候就涉及一个判断:

  要不要把所有看见的都说出去。

  对一个记者来说,这似乎不成为一个问题。

  但赵普选择了一个比较含糊但诗意的表达:

  “我们已经抵达桃园机场,很多大陆游客第一次到台湾来都会降落在桃园机场,

  说到桃园大家会想到著名古典小说《三国演义》的桃园结义,那是关于兄弟情谊的故事……”

  回过头来再看,人们会发现赵普的判断没有错。

  

  因为抗议的人还是少数,多数台湾民众没有那么激烈。

  依靠媒体人的理性,赵普巧妙地化解了一次危机。

  可与此同时,在大陆,

  赵普正遭遇一场有关哽咽的“感性危机”。

  哽咽,指的是2008年5月14日,

  赵普在直播报道汶川地震时一度哽咽。

  一时间,“不像央视主播的主播”,

  “最真性情的主播”等名号不胫而走。

  

  可另外的声音,相伴而来。

  有人说他“炒作”。

  赵普回应:什么样的人心会得到什么样的答案……

  有同行说“身为媒体人应该保持理性,

  何况是央视的媒体人。”

  赵普回应:“媒体人应该是理性的,冷静的;

  人,才是媒体人的基础。”

  但不可避免,央视的身份也为他带来“麻烦”。

  

  在台湾余下的活动中,赵普不时被台湾同行挑衅。

  “在你们大陆可以大声说话吗?”

  “我现在不是在大声说话么?”

  “请问贵‘国’媒体随访的目的是什么?”

  “请问您是哪个民族?”

  “高山族。”

  “我是汉族。”

  还有诸如“你是第一次‘出国’吗?”

  “你感觉踏上自己的土地了吗?”

  处处陷阱,步步惊心。

  幸运的是,有人认出了他是那个哽咽主播。

  媒体人中“人”的基础,让当地同行不再难为他。

  有惊无险,赵普完成了这次高敏感度的采访。

  心中住着一位侠客,中枪,也要站着

  2012年4月9日,赵普送外甥到广西读大学。

  当天,他更新了一条微博:

  “转发来自调查记者的短信:

  不要再吃老酸奶(固体形态)和果冻,

  内幕很可怕,不细说。”

  此时的他,并未意识到,这39个字,

  会酿成一场微博史上的大事件。

  

  发完微博后,他只是小小惊讶到微博转发量迅速增长。

  但他并未深思,放下手机后,正常作息。

  直到第二天他醒来,才发现手机上很多未接电话和短信。

  那时,他才蓦然发现,

  一场滔天风波已在舆论场激荡。

  事实上,这条微博当天被转发近百万次。

  各类媒体开始跟进,

  工业明胶向食物链渗透的目标不断扩大:

  老酸奶、冰激凌、软糖……都被指“可能中招”。

  但此时,这场风暴的“发起人”却消失了。

  一天,一周,一个月……

  赵普再没出现在央视荧屏上。

  

  网络上,好事者的剧本开始丰满起来:

  提前爆料,倒逼真相,因言获罪,被噤声、被封杀、被停职、加盟别家卫视。

  言之凿凿,不外乎苦情戏或阴谋戏。

  苦情戏中,赵普是正义的化身,央视是“利益集团”的帮凶。

  一时间,在这场风波中,央视意外“躺枪”。

  悲情戏中,赵普是在为自己日后的跳槽做铺垫——

  2010年,赵普曾透露自己在央视的月薪只有6000。

  不过4个月后,赵普重新出现在央视《晚间新闻》的主播岗位上。

  中枪后,他自己站了出来。

  

  对央视,他唯有感恩:

  许多人不知道,以为压力来自台里,来自内部。

  其实不是。在这件事的应对上,

  台里与我是共同体,一起对抗外来的压力。

  对自己,他心怀坦荡:

  当时完全是舐犊的心态,我家也有孩子。

  事件过去一段时间后,有人还是质疑赵普的动机:

  央视已经准备好了曝光的节目,

  赵普只是提前发了几天,

  他不发,央视也会播出。

  

  问题在于,赵普选择站着中枪,然后有了答案。

  而有些事,不去真的做,可能永远不会有答案。

  14岁时,赵普就带着小伙伴们一起编武侠广播剧,

  总编剧的他自然是妥妥的正派男一号。

  时至今日,再回忆起那些幼稚的表演,

  他依然认为:超级棒。

  虽然身在一个不再有武林的年代,

  他长大,变老,却永远不会成熟,

  他的心里,始终住着一个儿时侠客,

  或许有时候,他俩会坐在一起聊上两句。

  寻求的不是突破,而是最大的可能性

  回到《晚间新闻》后,赵普并未纠结于那场风波。

  四个月的蛰伏,他有些新想法要去实践。

  2012年9月17日,他在节目最后说:

  “今天接到一位朋友的电话,他说已经3天没开车,

  原因是他担心自己的日系车遭遇不测……

  这样的蠢事如果一再重演,那只能说明我们是没有进步的一代。

  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赵普在北京祝您晚安。”

  

  其时,正是反日情绪最高涨的时期。

  这“节目最后多说的两句”,

  从此成了《晚间新闻》的一大亮点。

  没有无病呻吟,也没有板着面孔的教训,

  如同一个邻家大哥,说完之后,你似乎能感觉到,

  他会支着耳朵等着你的意见。

  “我希望报更有人味的新闻。”赵普说。

  可这件事是非规定动作,从主编到责编没有人是负责,

  于是赵普主动揽下这个差事。

  

  图/王志明

  《晚间新闻》临结束时的三四十秒短评,大多出自赵普之手。

  两年多时间,就写了500多篇。

  在《晚间新闻》的这些年,为了“人味”,

  赵普做了大量的努力和尝试。

  “在表达情感方式有限的情况下,加入了更多媒体人格化的小细节。”

  不过由于太细致,如果不是长期收视的观众,大概未必能察觉到。

  比如让很多人恋恋不舍的“赵普在北京祝您晚安”。

  

  在《晚间新闻》30年的历史上,

  没人加上自己的名字道过晚安。

  开始时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听着有点怪”。

  可慢慢的,人们听习惯了,反而离不开了。

  赵普不是感受不到来自于卓异表现的压力,

  但他能做到基本无视。

  他个人最引以为傲的是,在央视的这些年,

  从来没有申报过职称,也没有主动报过什么奖。

  以至于有一次受邀去学校上课时,对方帮他填报职称为副高。

  “这个不对。”赵普说。

  对方先是一惊,转而一喜:“赵老师什么时候评上正高了。”

  事实上他什么职称也没有。

  在央视的前途,甚至是主持人这个职业前途,

  他已经没有什么想突破的了。

  

  一直记得有个领导的一句话:

  “赵普你要记住,你是馅,电视台就是你的皮,

  有一天馅长太大,皮包不住,

  你就露馅了,那时你就该离开了。”

  2015年11月,在被离职几年后,

  赵普结束了近10年的央视主播生涯。

  人们纷纷打探赵普的下一站到何处。

  不过赵普坦言:

  “我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做好周密打算才辞职,只是想先休息一下。”

  他为家乡孩子送过爱心午餐;

  他和方文山、汪涵等人成立了一个中国手艺发展研究中心,

  专注如何继承民间守艺;

  他主持了一档名为《百家姓》的文化寻根节目;

  …… ……

  

  乍一看,让人摸不着头脑。

  有央视的金字招牌,赵普完全应该仰望星空,追求更高的目标。

  事实上,一些出走的央视主持,辞职后个个风生水起。

  不过,赵普似乎很惬意时间被小小地挥霍着,

  不刻意去找他的消息,你甚至都要忘记了他的存在。

  不过赵普情愿停一停脚步,

  甚至不排除不务正业去演戏唱歌:

  “如果合适为什么不可以呢?一切皆有可能。”

  

  不同的人生,有好有坏。

  比自己好的,去仰视。

  比自己坏的,去俯视。

  无可避免,视觉的落差会带来心理上的落差。

  而恰如一句哲人所言:

  人们往往被对事物的看法所影响,而不是事物本身。

  人生的苦恼,往往也来源于此。

  或许,每个人这一生中有许许多多的东西已成定局,

  相貌、出身、家庭……

  我们不能改变也无力改变。

  但我们应该知道,仰望和俯视都不是合适的姿势,

  唯有平视,才是最好的姿势。

  如果你改变了你看待事物的方式,

  那么你也就改变了你所有的经历。

保存 | 关闭
标签:赵普
您可能还喜欢:
编辑推荐
点击排行
最新内容
图片故事

旧飞机改造成幼儿园?真是眼界大开!

旧飞机改造成幼儿园?真是眼界大开!

普京在冰球比赛中摔倒一幕

普京在冰球比赛中摔倒一幕

印度:为了防作弊 考试时全部脱光

印度:为了防作弊 考试时全部脱光

湖南长沙上演“冰冻活人”公益大战

湖南长沙上演“冰冻活人”公益大战

精选事件

高三男生给女生下药,我们只看到了冰山一角!

高三男生给女生下药,我们只看到了冰山一角!

中国典型富二代 王思聪心态并非唯一

中国典型富二代 王思聪心态并非唯一

最美法文x
Le bonheur vient parfois si soudainement, et vous n'avez jamias le temps de l'esquiver.幸福有时来的如此突然,你根本来不及躲闪 [详情]
更多>>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