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精选事件 > 正文

中国慢建筑冠军

直观中国 时间:2013-07-19 15:55  来源:商业周刊中文版   浏览量:

王澍循环利用废旧材料,以此抗议城市化进程过快,他主张将中国的城市与其古老的历史重新融合在一起。

2012年5月,中国建筑师王澍获得了素有建筑领域诺贝尔奖之称、奖金额达10万美元的“普利兹克建筑奖”(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ze)。领奖后的第二天,他回到了少年时期曾居住过的北京老街区。但他发现,这片街区已不复存在,那些像迷宫一样、由窄巷和四合院组成的胡同正被夷为平地,一座哲学研究所将在此处拔地而起。

19至20世纪,欧洲城市随着工业革命的步伐突飞猛进,时至今日,这些城市仍在承受现代化带来的种种后果。但即使在鼎盛时期,欧洲的城市化进程也无法与中国城市过去的20年间所取得的成就相提并论。

据麦肯锡一份报告预测,到2030年,中国内地拥有1000万以上人口的大都市将从目前的6个增至13个。过快的城市化正在迅速吞没中华五千年文明的建筑和文化积淀。王澍认为,“现在的城市规模变得过于庞大,我真的很担心,因为城镇化过程发展得太快,我们已经失去了很多东西”。

王澍现年49岁,身材壮实。他用他在建筑方面的小小事业来抵制快速城市化造成的破坏。在靠近上海、风景如画的杭州,王澍与妻子陆文宇共同创办了一家名为“业余建筑工作室”的公司。到目前为止,这间由10人组成的工作室共承接了50个建筑的设计,这个数字似乎远不足以扭转中国城市发展的狂潮。但是,王澍一直尝试通过他的作品对社会产生些许影响。

王澍的作品具有独特的现代风格,同时又让人能感受到中国老城市的紧凑格局。艺术家兼策展人欧宁常常以中国快速发展的城市景观作为作品主题,他表示,“王澍的前卫设计来自于中国传统建筑文化”。

由王澍设计、于2007年竣工的中国美术学院象山校区展现的正是这种传统与现代的交融。与时下中国大都市的建筑规划不同,它没有人为划分的大块街区,也没有纵横交错的喧嚣街道。杭州校区依山而建,楼房呈长条状,波浪形的屋顶既象征着连绵起伏的山脉轮廓,又象征着中国乡村传统的斜房顶。

今年4月王澍在纽约接受采访时表示,杭州校区看似混乱的设计乃有意为之。“我希望整个校园给人以兼容并蓄的感觉”。这显然不是由国际整体建筑规划公司打造的城市布局所能带来的感受。

2008年建成的宁波历史博物馆也是王澍的手笔。这座博物馆外观类似古堡,走近看,斑驳的墙面上是用旧砖弃瓦拼砌成的,循环利用废旧材料正是王澍作品中一个突出的主题。走进博物馆,沿着倾斜的墙体和狭窄的过道,人们便可步入气势恢宏的中庭。

这种设计让人联想起胡同的神秘色彩:幽暗的窄巷曲折蜿蜒,忽然转入一片阳光明媚的院落。王澍说,曾有一位女士告诉他,她经常来参观这个博物馆,而且会对着博物馆的墙壁凝视许久,因为她从墙壁中看到了“许多熟悉的事物”。王澍说,“我认为我们可以设计出一个能够唤醒人们情感和记忆的地方”。

王澍说,自从获得普利兹克建筑奖以后,每天来自全国各地乃至全世界各国潜在客户的电话络绎不绝,但他希望的是将夫妇二人业已形成的这种精益求精的小众路线坚持下去。他说,“人们认为我们有责任承接更多的项目,所以现在每年我们接手两个新项目,而原来只有1个”。

这个致力于打造精品的工作室究竟能否真正产生广泛的影响?好在王澍夫妇可以通过言传身教传播他们的理念。王澍目前是中国美术学院建筑艺术学院院长,该学校每年仅从超过1万个申请人中招收120名学生。

MAD建筑事务所的创始人马岩松表示,王澍的作品为刚刚兴起的保护历史遗迹的活动注入了活力。在他看来,王澍获得普利兹克建筑奖可谓实至名归,但中国城镇化进程中面临的根本性挑战是高密度。

在亚洲,高密度就意味着高楼大厦。“如何才能把高楼大厦和大自然相结合,使人们不再觉得自己住在机器里?”马岩松补充道,“都市人越来越反感高楼间冷漠的人际关系。当第一座现代化的高层建筑拔地而起时,每个人都想从脏乱且没有私家卫生间的胡同中搬出去。如今高楼大厦随处可见,人们又开始怀念过去空间的人际关系。”

保存 | 关闭
您可能还喜欢:
编辑推荐
点击排行
最新内容
图片故事

北京:电话亭化身“大白”街头卖萌夺眼球

北京:电话亭化身“大白”街头卖萌夺眼球

酷爱吃雪的小北极熊

酷爱吃雪的小北极熊

中国美食惊艳巴黎

中国美食惊艳巴黎

山东村民为省钱用塑料袋装天然气

山东村民为省钱用塑料袋装天然气

精选事件

中国典型富二代 王思聪心态并非唯一

中国典型富二代 王思聪心态并非唯一

2015米兰世博会抢先看

2015米兰世博会抢先看

最美法文x
Mets—toi debout, tu es beaucoup plus près du ciel.站起来,离天空就近了 [详情]
更多>>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