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要闻综述 > 正文

香港百岁老人去世,湖南四所学校缅怀

直观中国 时间:2018-07-11 21:00  来源:新湖南   浏览量:

7月10日上午,田家炳基金会官方网站发布了《田家炳博士讣告》,一生致力于支持国家教育发展的田家炳博士于7月10日上午安详辞世,享年99岁。

田家炳1919年生于广东大埔,不到16岁辍学从商,后辗转越南、印尼等地创业,1959年移居香港开办工厂,成为香港化工行业领军人物。1982年,已是亿万富豪的田家炳捐出八成财产,创办田家炳基金会。

提起田家炳的名字,内地教育界都不陌生。自20世纪80年代开始捐助教育事业以来,田家炳在全国范围内累计捐助了93所大学、166所中学、41所小学、19所专业学校及幼儿园、大约1800间乡村学校图书室。其中,中国内地所有田家炳学校属公办政府学校,基金会不参与任何日常管理。另在海外3所大学设立奖学金,惠及华籍学子。教育以外的项目计有医院29所、桥梁及道路近130座。以“田家炳”命名的学校或学院遍及所有省级行政区,他因此被誉为“中国百校之父”。

在湖南,田家炳捐助的学校有:长沙市田家炳实验中学、衡阳市田家炳实验中学、浏阳市田家炳实验中学及湘西自治州田家炳小学。

田家炳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教育是关系国家强弱、文化盛衰的百年树人大业,资助教育是“把钱用在最有用的地方”,产生的效益远大于把财富留给个人。

数十年致力公益,田家炳捐助教育、医疗、与其他利国生民的慈善事业,贡献良多,惠泽社群,诚为当世楷模,社会表率。

愿先生一路走好!

南方日报记者曾于2006 年对田家炳先生进行独家专访,现以此文纪念田家炳先生:

130 所中学、80 余所大学、40 多所小学,都受过他的捐赠。不是捐钱最多,但是把自己总资产的80%都用于慈善事业的,在中国只有一个人,他就是田家炳。

24 年前,田家炳成立“田家炳基金会”,迄今为止,他已累计捐资10 亿多港元用于中国的教育、医疗、交通等公益事业,其中教育所占的比例高达90%。

近日,田家炳来到广东参加第三届全国田家炳中学校长论坛。满头鹤发,耄耋之年但见精神矍铄。“我的学历低,今天与诸位谈教育,实在惭愧。但是,提高国民教育水平,是我毕生希望所在。中学教育是兴学育才的基础,而校长是全校的掌舵者,实在有望诸位努力。”

说完,时年已是88 岁高龄的老人,向着全场的中学校长们深深鞠了一躬,坚持不要别人搀扶,一步步地走下主席台。

教· 育

捐赠中小学,是因为“利润回报”比较高

从上个世纪80 年代开始,田家炳就以捐办公益为业:1982 年,他捐出价值10 多亿元的4 栋工业大厦,成立纯公益性质的“田家炳基金会”,将每年几千万元的租金收入用于公益;1984 年,他将化工厂交给几个儿子经营,自己成为职业慈善家。

记者(以下简称“记”):慈善捐助中,您为什么钟情教育事业?

田家炳(以下简称“田”):我16 岁时父亲就去世,作为家里唯一的儿子,我刚刚读到初二,就只能忍痛辍学,接手父亲的砖瓦窑生意。小时候没读多少书,是我此生最大的遗憾。后来在印尼生活了20 多年,也走过欧洲一些国家,发现经济发达的地方,人们的素质都很高,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教育的发达。

正是有了这些经历,我能深深地体会到教育对个人的成长和创业,对国家的发达兴旺有多重要。13 亿人口是中国的一个大“包袱”,怎么把这个“包袱”变成财富?我认为就是办好教育!

记:与其他慈善家不同,您资助的重点在中国内地的中小学,您似乎有一种基础教育情结。

田:要教育办好,首先是基础教育要办好。基础教育是最基本的,如果搞不好,北大、清华这些好的高校就不可能有好的生源。而且,大学并不是谁都能够念的,但有了中小学,每一个学生就都能有接受基础教育的机会。

受基础教育的孩子比例比受高等教育的要高,换句话说,投入的捐赠所产生的效应可能更大,“回报率”更高。内地基础教育也极需发展,这也是我重点捐助内地的原因。特别是山区的穷孩子,我希望看到他们可以在学校受到良好的教育。

同是100 万元捐款,如用在内地,其发挥的成效可能比用在香港大几倍,因此基金会90%的捐款都用在内地。虽然基金会是在香港注册的,依例捐助内地要缴税,但我不计较税务得失。

我最乐意到内地经济较差、地处偏远、交通不便的地区去捐款。甚至有时觉得,能在各地看到冠以自己名字的中学,看到那么多的孩子能因此而有书可读,感觉会是毕生最大寄托。

富· 有

卖掉“花园式豪宅”,住出租屋

在自己的孩子还睡着拥挤的上下铺时,田家炳就开始关心别人孩子的生活。1959 年,他担任香港新界最大慈善机构博爱医院的总理;1965 年,他又出任香港华人最大慈善机构东华三院的总理,参与推动社会福利工作。

记:听说,2001 年香港“金融风暴” 后,您为了多捐助内地建学校,甚至宁愿把自己原本居住了37 年的“花园式豪宅”卖掉,与夫人一起搬去住出租屋。

田:经历了香港“金融风暴”,基金会的收入大大减少,手上能周转的资金又少,但已经答应了别人的申请,有了承诺就要做到,于是我就下决心把房子卖掉助学。当时,我有20 多个子孙在香港,子女们不同意我卖别墅,但他们都成家立业了,我和太太要那么大的房子干什么呢?而且,别墅卖的钱可以捐助20 间学校,我也尽了绵薄之力了,很开心!

最终他们拗不过我,我成功把房子卖掉了(笑)。按照当时香港的房价,那房子的价钱可能超过1.2 亿港币,但是为了尽快换成现金,我把价格降到了5300 万元。后来买方给了我5600 万元,他挺感动我做的事,就加了300 万(笑)。

记:后来还向银行贷款?

田:2003 年,香港特区政府出台一项政策,说是凡是得到民间资助的大学,都可以得到政府的等额资金支持。我当时就很兴奋,虽然那时候基金会已经超支,但还是向银行贷款了六百万元港币,资助香港理工大学和城市大学。

记:有香港媒体报道说您“越捐越过瘾”,会不会担心自己捐助上瘾,却无能力负担?

田:其实,这很平常啊。当时手头现金不足,就向银行寻求帮助,就像做生意一样正常,只是多了些利息负担,算不了什么。

记:几十年来,您在大陆、香港、台湾和澳门捐资兴建了1000 多个项目,捐资数目高达10 多亿元,捐出了自己80%以上的财产。

田:我虽然不是最有钱,但我一直在想尽自己的绵力。钱财都是身外物,特别是,看到一栋栋教学大楼拔地而起,听到万千学子的读书声,精神上的享受也比物质上的享受好得多。

而且,捐资又不是浪费,它带来的收获和产生的效果,绝对大过放在自己的口袋里。什么是富?拥有什么才叫满足?身家1 亿和10 亿在生活享受上没什么区别。最重要的是把钱用出意义来。我的生活过得不苦,精神上又能得到安慰,这才让我感到真正的幸福。

记:听说您每建一所学校,都要亲自去给学生“打气”。

田:能去的我都希望去,去到也只是讲故事而已,给小朋友说些“脚踏实地”的故事,因为,捐赠的目的是育人,而育人最关键是“育品德”。我有时会对老师说,“我捐钱盖了楼,不用你们感谢我,你们能把我捐资的学校办好,我还要感谢你们”。我最怕的不是钱捐得多,而是学校办不好!

节· 俭

拥有亿万家财,每月用钱却不到3千元

正是为了把钱都用在“更有意义” 的地方,田家炳素有“吝啬”的美名:他在生意场上从不搞铺张的仪式;儿女婚嫁一切从简;自己80 岁大寿也不摆酒;一双鞋穿了10 年,袜子补了又补;曾戴的电子表,因款式已旧得不便示人,只好装在口袋里……

记:听说您无论出差去哪里,无论下榻如何高级的酒店,都是用自己带的肥皂。

田:在我爸爸妈妈的治家格言里,一粥一饭当知来之不易。很多东西来之不易,所以我不舍得去浪费,比如说“出门带肥皂”。(在酒店)用不完的,我觉得太浪费了。

我是农村出来的,又有过艰辛创业的经历,很容易体会到每一样东西都是一种社会物资,都来之不易,哪怕是一根针、一粒米。花钱多的时候,物品浪费的时候,自己心里都会很不安。

记:在商言商,作为一个生意人,对待金钱和物品是否除了“不浪费”外,还为了省钱?

田:也可以这样说吧,只不过要看是为了什么物品,及怎样省钱。

比如,我认为“够用”就好,所以,到现在没有购置专车,每天坐地铁上班,房租成为了我日常最大的支出。这样,当然可以省下一些“小钱”,但我却希望我的这点“小钱”能用在对的地方,比如为孩子、为国家、为民族。

记:先生捐的钱虽说不是最多,但确实已经是不少的数目,很多人都说您给社会树起了“慈善”与“好人”的旗帜。

田:这个评价太高了,我担不起。

“慈善”其实与身份、地位和财产无关,我们人人都可以做好事,只要你存好心,当好人,处处都可以做好事。此外,人要愿意吃亏,不要以为吃点小亏别人就觉得你是傻子,不斤斤计较,能够吃亏,与人交往起来反而让人很放心。

名· 声

担心太出名会华而不实,形成负担

田家炳本人的曝光率极低,多数人只知其名,而不知其事。当友人荐其做全国政协委员,田家炳一口就婉拒。

记:听说,先生所捐的学校都会改名叫“田家炳学校”。

田:一开始我只是捐钱,并没有命名。

用捐资人命名学校在香港比较普遍,香港有两家学校拿田家炳命名,而内地是从自己家乡大埔县开始的。他们将我做的项目命名为“田家炳”,希望提倡这种文化,表示有某位华侨热心公益。

后来,我开始捐助梅州、甚至广东以外更远的地区,他们也就借鉴我家乡的做法。我本无意以“田家炳”命名,他们觉得我捐助的几百万是很大的数目,而且是无偿的,就自动效仿我家乡的做法。

记:现在用您的名字命名的学校,仅中学就有130 家,而且需要“门槛”,因此,坊间有一些反面的议论,说您“名超过实”。

田:我不计较他们的说法。

让学校用我的名字命名,一方面我想让受助学校之间建立起更好的关系,比如田家炳奖学金、校长论坛之类的活动;另一方面我们通常捐赠数目是比较大的,基金会章程上规定500 万或者300 万之类的,如果我不作要求,可能很多学校会找上门,要求捐赠30 万或者50 万,太少的钱做不了大事,基金会也应付不来。

希望获得捐款的学校可以申请“田家炳基金会”的捐助,我们会在捐款数目上遵守承诺,而改名的要求是给申请者衡量的。愿意来就表明你自愿,那我们也心安理得,并没有骗取什么东西。

记:听到不好的议论,会感到心灰意冷吗?

田:做人但求无愧于己,对得起良心。我的人格就是这样,生活平淡,求实是自己的宗旨,自己良心过得去就可以了。

这当然不影响我对教育继续贡献自己的绵力,反而,看到这些“名”,这里有个田家炳中学、田家炳艺术书院等等,我就觉得很光荣,很高兴,也会尽力去做更多。

记:您在全国各地捐了那么多学校,但在媒体上却找不到一篇关于您的专访,为什么会如此低调?

田:我只是做我自己该做的事,用不着大张旗鼓吧(笑)。我在内地捐资助学,有友人曾要推荐我为全国政协委员,被我婉谢了。我不是想用钱来换取任何名誉,只想自己开心、社会有益。

我一向喜欢做实在的事情,名声太响了,就会华而不实,觉得是个负担;实而不华我更容易负担些,所以我不重视怎样去宣扬自己。

记:您获得了无数个头衔或称号,哪一个最让您开心和看重?

田:应该是用我的名字命名的“田家炳星” 吧。那是天文学家们艰苦探索的成果,却用上了我的名字。据说这是中国第5 个以个人名字命名的小行星,这应该是我人生中最大的荣耀了。

网友缅怀

【田家炳简历(田家炳基金会)】:

田家炳博士,生于1919年,祖籍广东大埔。1935年不足十六岁时父亲逝世,乃辍学从商,肩负持家重担。1937年远赴越南推销家乡瓷土,1939年转往印度尼西亚从事树胶工业。后感于印度尼西亚排华风潮日盛,又为了让儿女接受中国传统文化教育,于1959年毅然举家迁到香港,在新界屯门填海建厂,生产塑料薄膜和人造皮革。

田博士爱国爱乡,心系社稷。早在六十及七十年代,便曾出任东华三院、博爱医院等多间慈善机构要职,推动社会福利工作。1982年,本着「留财予子孙不如积德予后代」的中华传统美德,捐资创办「田家炳基金会」,专事捐办教育、医疗、交通、文娱等公益事业,泽荫两岸四地。 2009年田博士将名下全部物业转赠予基金会,并广邀社会贤达参与基金会管治,自己退任为无决策权、无投票权的荣誉主席职衔。

田博士视慈善工作为第二事业,倾注心力。他曾说:「人生的最大价值在于无私奉献;能把自己的财富资助公益事业,广大民众受惠,自己精神上也可获得无法形容的安慰和享受。我们不妨将慈善公益看作是自己恒久而辉煌的事业。」

田博士的高风亮节,赢得社会各方的称颂。1982年香港总督尤德爵士颁授英女皇荣誉奖章,1988年台湾最高当局颁赐「热心公益」金匾,1994年南京紫金山天文台将2886号小行星命名为「田家炳星」,1996年英国女皇亲授M.B.E.(Member of British Empire)大英帝国员佐勋章。2004年北京中华慈善总会举办首届全国慈善人物评选,他获选为中国最具影响的一百位慈善人物,2006年再获该会颁授「中华慈善事业突出贡献奖」。2010年获香港特区政府颁授最高荣誉大紫荆勋章,获选为亚州电视主办第一届「感动香港十大人物」。另荣获广东、青海、福建、云南、湖北、海南、黑龙江等多个省政府颁授荣誉奖章,全国八十余市县授予荣誉市民,数十所大学聘为荣誉教授,内地、香港、台湾十多所大学颁授荣誉博士与院士荣衔。

保存 | 关闭
标签:
您可能还喜欢:
编辑推荐
点击排行
最新内容
图片故事

欧洲最美20个湖泊,你错过了么?

欧洲最美20个湖泊,你错过了么?

一对终生未嫁姐妹的田园归隐生活

一对终生未嫁姐妹的田园归隐生活

美呆丨水墨江南般的回迁房,从吴冠中的画里走进了现实

美呆丨水墨江南般的回迁房,从吴冠中的画里走进了现实

旧飞机改造成幼儿园?真是眼界大开!

旧飞机改造成幼儿园?真是眼界大开!

精选事件

高三男生给女生下药,我们只看到了冰山一角!

高三男生给女生下药,我们只看到了冰山一角!

中国典型富二代 王思聪心态并非唯一

中国典型富二代 王思聪心态并非唯一

最美法文x
Plus votre intelligence est élevée, plus vous faites des rêves bizarres dans votre sommeil.你的智商越高,你睡觉时做的梦就越奇怪 [详情]
更多>>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