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华侨社团 > 正文

华侨潘立辉在法国的两个孩子:一个叫亨利,一个叫“友丰书店”

直观中国 时间:2017-11-13 11:18  来源:华舆   浏览量:

走进位于巴黎拉丁区王子街的友丰书店,已经退休的潘立辉仍然埋头在门口的柜台里,整理准备发送给法国一些中学的学汉语的书籍。“我这是帮儿子看店。”潘立辉笑着说。几年前,他的儿子潘亨利就已经正式接班,成了这家已有40年历史的书店新主人。如今,父子俩有分工,儿子负责联系经销商、书商、印刷厂和送书,店还是留给老父亲看。

其实,这家几乎和亨利年纪相仿的书店,也是潘立辉的另一个孩子。他在其中花费的心血一点都不比养育亨利少。

他舍不得离开。

友丰书店创始人潘立辉先生。(本文图片均来自华舆 黄冠杰/摄)

火遍中国的《人民的名义》,要出法文版了

今年66岁的潘立辉不久前动了心脏手术,左眼也因青光眼做过手术,现在右眼也患上眼疾,看书越来越困难了。但对于即要出版的书,他仍坚持读原作,以判断是否适合自己出版。

前不久,友丰出版社向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购买了反腐题材小说《人民的名义》法文版的版权,由友丰组织人员翻译,准备用一年时间完成出版。“《人民的名义》改编的电视剧和原著我都看过了,是本好书。好不是因为它走红,而是准确把握了中国现在发展的脉搏,以反腐的名义讲述了中国曾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故事。我觉得这是向西方讲述中国故事极好的教材。” 潘立辉对捕舆者说。

友丰书店出版的九卷本法文版《史记》——这也是世界上首部《史记》的外文全译本。

其实,友丰书店出版的每一本书,从规划到上架,都经历了长时间的打磨。一些大部头著作——比如译介法文版《史记》,前后花费了20年。书店委托的译者都是在各自领域有相当造诣的中法学者和专家。潘立辉表示,翻译和出版中国图书,是一个繁复的工程,译者、校对、编辑环节多,“每一个环节都马虎不得”。

除了细心打磨,他认为在法国做出版,最重要的还是要知道法国人的阅读需求和习惯,做让法国人“读得懂”的书。许多译著,不仅要有原文和译文,还要有拼音、插图和背景知识解读。“一些艰深晦涩的中国古代典籍,比如《周易》,每页都标注了大量的法语注释,让法国人读得懂,也愿意读。”

“如果我怕赔本,就不会做书店了”

友丰书店藏书甚多,约有4万种来自中国大陆、1万种来自法国、5000多种来自新加坡、香港和台湾,其种类则包括学术、科技、医学、文学、戏曲等,可谓包罗万象。

踏进书店大门,一张长条桌上横竖摆放着一摞摞书,像鼓起的小山丘,其中《孟子》、《水浒传》、《王阳明》等名著, 被摆放在很显眼的位置。在选书上,潘立辉说自己不追求流行,而更重视书的内容。出版名著难免叫好不叫座,但潘立辉摇摇头, “如果我怕赔本就不会做书店了”。他对捕舆者说,像《三国演义》这本名著,找到愿意翻译的译者时,大家很高兴,因为出版后,法国人还有华侨就可以读到这本书了。“法国人并不习惯书中人物很多,但是我们希望西方人通过阅读《三国演义》,接受我们中国作家的写作思维。”

近几年,对中国文化感兴趣的法国人越来越多,友丰组织法国汉学家翻译了很多中国文学名著,以及研究中国文化的学术著作。随着影响的日益扩大,法国一家大型出版集团曾提出收购友丰书店和出版社,但潘立辉拒绝了。

前来购书的当地读者。

40年如一日,打造法国最“大”中文出版社

潘立辉从未想过要靠书店谋生。1951年,他在柬埔寨一个华侨中医世家出生,父亲的“中国药品商行”是柬埔寨最大的中药行。小时候,店员常念《三字经》、《千字文》给他听,所以潘立辉受儒家思想影响很深,“很老实”。

1973年,他赴法国索邦大学深研佛学。读书时,他感到在巴黎找中国的资料、书籍非常困难,于是就萌生了开家中国书店的想法。1976年,大学毕业后,潘立辉把这个梦想变成了现实。他在法国著名的拉丁区、母校边的王子街45号,租了一家店面,创立“友丰书店”。店名是岳母起的,取 “以文会友,财源广进”之意。

书店开始只是销售一些与中文有关的图书,但潘立辉逐渐发现,中文书的供应面非常狭窄。那个年代,华侨大多是东南亚移民,迫于生计,再加上并不太懂汉语,所以生意十分萧条。整整6年,书店一直是入不敷出,多亏他家境殷实,又有夫人的大力协助,才渡过难关。

潘立辉的夫人,在友丰书店经营的艰难时期,她给予了潘先生很大支持。

在经营中,潘立辉感到自己进的书和读者的需求存在不少差距,因此又萌生了办出版社的念头。1980年,友丰出版社成立,开始出版与中国有关的图书。从最初的一年出版一本书,到如今一年出版五六十本书——“友丰”在巴黎已拥有两家书店,友丰出版社则成为了法国规模最大的专业出版中文图书的出版社,图书种类包括工具书、教科书、文学作品、文化图书、画册等。除中国图书外,友丰出版社还译介柬埔寨、越南、日本等其他亚洲国家的书籍。

工作人员向捕舆者展示书店里的中文书籍。

友丰书店的藏书甚多,大概有4万种来自中国大陆、1万种来自法国、5000多种来自新加坡、香港和台湾,其种类则包括学术、科技、医学、文学、戏曲等,可谓包罗万象。友丰出版的图书也得到了法国主流社会的广泛认可,特别是学汉语和辞典类书籍,占法国市场的60%以上。像《中国全景》等汉语教科书,已被法国多家中文学校选为正式教材。

1998年的“法国图书沙龙”就把最高的“沙龙奖”颁给了友丰出版的图书《东歌》。2000年,友丰出版了李晓红关于“龙”的系列图书,获得了出版界的最高奖“院士奖”。

“我们遇到了一个传播中国文化的好时代”

在巴黎,凡是说到中国图书,人们都知道有一个叫“友丰书店”的地方。但在2015年,巴黎圣日耳曼德佩区的标志性老书店“桅楼书店”(La Hune)宣布关门,让潘立辉感受到了压力。“其实书店、出版社一直都没赚什么钱,现在也不比以前更困难。但这几年,来买中国书法字帖、中文教材的法国人越来越多了,有时候还有读者来书店和我讨论中国问题。”

友丰书店外景。

随着传播技术和手段的不断更新,实体书店不断受到冲击。但潘立辉认为,书店面临的真正问题是现在能静下心来读书的人越来越少了。“(上世纪)80年代我们书店经常有很多年轻读者,因为囊中羞涩,无力购买,就在我们书店读,有时候读上一个整天,我们也不会赶他们走。现在这种情况越来越少,能坚持阅读的年轻人非常少见。来法国求学的中国留学生条件越来越好,下餐馆、开好车,但是人文底蕴却不够。”潘立辉感叹,中华文化的传承在一言一行之间,在瞬息万变的当地社会,坚守传统价值和礼仪观念更加重要。

他希望把这块阵地一直坚持下去,因此很高兴儿子亨利接手这份工作。“现在在外面跑的都是他,我就守在店里。作为一个华裔,我始终感觉讲好中国故事是我们的责任。而现在,我们遇到了一个传播中国文化的好时代。”

捕舆者看到,书店里还摆放着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著作《治国理政》法文版。潘立辉说,弘扬中国文化、坚持文化自信写进了中共十九大报告,并且作为今后发展的重要方向,这让他们这些做文化工作的人特别高兴:“国家重视了,我们更有前途了。相信那些想在中国文化中寻求答案的人,友丰书店不会让他们失望。”

作者:/黄冠杰

保存 | 关闭
标签:
您可能还喜欢:
编辑推荐
点击排行
最新内容
图片故事

一对终生未嫁姐妹的田园归隐生活

一对终生未嫁姐妹的田园归隐生活

美呆丨水墨江南般的回迁房,从吴冠中的画里走进了现实

美呆丨水墨江南般的回迁房,从吴冠中的画里走进了现实

旧飞机改造成幼儿园?真是眼界大开!

旧飞机改造成幼儿园?真是眼界大开!

普京在冰球比赛中摔倒一幕

普京在冰球比赛中摔倒一幕

精选事件

高三男生给女生下药,我们只看到了冰山一角!

高三男生给女生下药,我们只看到了冰山一角!

中国典型富二代 王思聪心态并非唯一

中国典型富二代 王思聪心态并非唯一

最美法文x
Plus votre intelligence est élevée, plus vous faites des rêves bizarres dans votre sommeil.你的智商越高,你睡觉时做的梦就越奇怪 [详情]
更多>>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