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图片故事 > 正文

“阿里巴巴宝藏、灰姑娘、睡美人”、茜茜公主...盘点5大欧洲童话城堡

直观中国 时间:2018-06-19 20:11  来源:欧洲时报   浏览量:

哈利王子大婚让全世界的目光再次聚焦英国温莎城堡,趁着皇室风潮的余热还未褪去,我们将带领您领略一场别具贵族风范的欧洲皇室游,从东欧的叶卡捷琳娜宫出发一路向西,经过中欧的美泉宫,最终到达位于欧洲大陆最南端的阿尔罕布拉宫。

俄罗斯叶卡捷琳娜宫

必览珍宝:琥珀宫

这是一个俄罗斯版的灰姑娘故事。1689年,17岁的彼得大帝在母亲的安排下同一位出身东正教家庭的贵族姑娘成亲,然而这段包办婚姻注定是不幸福的。1703年,这位俄罗斯沙皇第一次在一名军官朋友那里见到了一位名叫玛尔塔的立陶宛农奴。戏剧化的一幕发生了,这位相貌平平、目不识丁的农家妇女像施了魔法似的让彼得大帝乖乖地交出了叩开自己心门的钥匙。此后的日子里,彼得大帝四处征战,而玛尔塔则一直相伴左右。

1705年,玛尔塔皈依东正教,易名叶卡捷琳娜。两年后,两人完婚。彼得大帝是如此深爱着叶卡捷琳娜,一生与她孕育了12个孩子,甚至死后将皇位也传给了她。而叶卡捷琳娜宫正是两人爱情的见证。

1717年,彼得大帝迁都圣彼得堡后不久,下令在距离帝国新都城20公里处的皇村(今普希金市)建造一座夏宫作为送给爱妻的一份意外惊喜。此后的三代沙皇在这一基础上继续添砖加瓦。直至十八世纪末期,叶卡捷琳纳宫就如同俄罗斯蒸蒸日上的国运一样展现出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如今我们看到的这座杂糅了弗洛伦萨巴洛克风格与新古典主义风格的皇家宫殿出自意大利建筑师拉斯特雷利(Bartolomeo Rastrelli)的妙手。外立面以湖蓝色为主色调,窗框与柱身漆成白色,窗楣与柱头则以金色点缀。整座建筑典雅大气,气势恢宏,顶上的黄金洋葱圆顶更是成就了皇宫难以复制的经典。

被当时的人们称作“世界第八大奇迹”的琥珀宫内景。

叶卡捷琳纳宫的镇宫之宝当属琥珀宫。这是一座通体由琥珀和黄金装饰而成的厅堂,在十八世纪风靡一时,被当时的人们称作“世界第八大奇迹”。琥珀宫原先位于柏林,是普鲁士国王腓特烈一世仿造法国凡尔赛宫的镜厅所建。

1716年,彼得大帝访问普鲁士,对这间金玉满堂的房间甚是喜爱,腓特烈一世便慷慨地将其送给了沙皇。值得一提的是,如今呈现在游人眼前的琥珀宫是一个精美的复制品,真品在二战中被纳粹搜刮一空,直至今日仍下落不明,让人不禁扼腕叹息。

奥地利美泉宫

必览珍宝:茜茜公主画像

说起奥地利皇帝弗朗茨·约瑟夫一世之妻伊丽莎白皇后可能鲜有人知,但要提到“茜茜公主”这个名字,那恐怕就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上世纪五十年代上映的同名系列电影使得这位美若天仙的奥地利王妃在国人心中留下了深深的烙印。

她一生追求自由,为远离皇室的纷纷扰扰周游列国,受到了欧洲各国人民的爱戴。有人将她的生平同戴安娜王妃联系到了一起,将她比作是“十九世纪的戴妃”。不过相比戴妃,她与被送上断头台的法国王后玛丽·安托瓦内特似乎有更多相似之处。她们同样都见证了一个专制帝国的日落西山,更重要的是,她们都曾居住在奥地利维也纳的美泉宫之中。

“茜茜公主”曾居住在奥地利维也纳的美泉宫。

顾名思义,美泉宫的美名出自宫殿原址上曾发现的一泓甘洌的清泉。这里原是哈布斯堡家族狩猎时的寝宫,不幸在1683年维也纳之战中被奥斯曼土耳其人放火烧毁。1693年,利奥波德一世委任奥地利建筑师冯·埃拉赫(Von Erlach)为皇储约瑟夫一世重新设计建造一座狩猎寝宫。修建工作于1696年正式启动,宫殿中部主厅于1700年春最先完工。

美泉宫。

然而冤家路窄,次年爆发的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使得奥地利哈布斯堡家族与宿敌法国波旁家族狭路相逢,消耗了大量国力。宫殿侧翼的建设因财库亏空而搁置一边,随着约瑟夫一世的去世,美泉宫的建设工作完全停止。

十八世纪中叶,玛利亚特雷西亚女皇的登基为美泉宫拉开了新时代的序幕,使之升格为宫廷和政治生活的中心。她在位期间为宫殿的扩建倾尽心血,当年的狩猎寝宫被改造成了一座金碧辉煌的洛可可式皇家宫殿。

然而好景不长,特蕾西娅女皇去世后,美泉宫再次落入遗忘的深渊,再加之拿破仑军队的两次侵占,修葺工作迫在眉睫。这一次,奥地利帝国的弗朗茨一世挑起了重担。拿破仑大军被击退后不久,弗朗茨一世便下令根据皇家建筑师约翰·阿曼(Johann Aman)的设计对宫殿墙面进行修缮,这使得美泉宫的外立面发生了决定性的改变。阿曼拆除了原先繁复的洛可可式墙面装饰并粉饰上颇具代表性的“美泉黄”。装饰一新的美泉宫朴实无华、素雅大方,最终呈现出我们今天所看到的模样。

这段绵延数世纪的建造历程凝结了多少能工巧匠的智慧与汗水,将历代君王的审美志趣浓缩在这样一座精巧的皇家宫殿之中。美泉宫内部总共有1441间房间,游客即便手拿涵盖房间数量最多的“大环游”(Grand Tour)套票,也只能看到其中的40间。然而,光是这“冰山一角”,就足以让人叹为观止。

如果说玛利亚特雷西亚女皇挚爱的中国厅在美学上堪称登峰造极的话,那么弗朗茨·约瑟夫一世和“茜茜公主”荡气回肠的爱情故事则将美泉宫感性的一面升华到了最高点。迷失在富丽堂皇的明镜大厅之中,游客恍若置身十九世纪的维也纳宫廷,又仿佛亲临上世纪五十年代的胶片电影场景,亦真亦幻,分不清虚实。

除宫殿部分之外,美泉宫还有一个占地近158公顷的御花园。大大小小的暖棚、错综复杂的巨型植物迷宫、全球第一个动物园以及当今世界上最长的橘园,不难看出美泉宫自浴火重生的那一刻开始便要与凡尔赛宫一决雌雄,争夺欧洲第一王宫的美誉,因此花上一整天时间游览参观这座偌大的皇家宫殿也就不足为奇了。

西班牙阿尔罕布拉宫

必览珍宝:狮子庭院

公元八世纪,以摩尔人为主的阿拉伯远征军风尘仆仆地跨越直布罗陀海峡,长驱直入欧洲大陆。这支所向披靡的北非军团先是横扫了伊比利亚半岛,紧接着又翻过比利牛斯山脉,直逼法兰克王国。宫相查理·马特力挽狂澜,将阿拉伯人阻截在今法国普瓦捷(Poitiers)附近。阿拉伯人退守比利牛斯山以南,最终在伊比利亚半岛安营扎寨,而这一待就是八百余年时间。

这以后的八百年,基督教与伊斯兰教在这片土地上相互争锋,你攻我守,上演着旷日持久的拉锯战。天主教势力蒸蒸日上的同时,穆斯林哈里发帝国却处在分崩离析的边缘,阿拉伯人节节败退,行将过半就已失守近半个西班牙。公元十三世纪上半叶,卡斯蒂利亚王国国王费尔南多三世光复西班牙南部的大部分地区。至此为止,伊斯兰政权在欧洲大陆仅留下格拉纳达(Granada)这最后一个堡垒,而阿尔罕布拉宫正诞生于此。

阿尔罕布拉宫。

1238年,纳萨利王国的苏丹穆罕穆德一世将宫廷的位置选在了萨维卡山峰之巅,一座集居住、行政及军事防御等功能于一身的大型宫殿群拔地而起。宫殿群最外围壁垒高筑,由23座塔楼组成的防御工事居高临下,把手森严。如今,游客漫步于城墙之上,山麓阿尔拜辛区(Albaicín)的市井生活一览无余。蜿蜒曲折的中世纪街道、红瓦白墙的摩尔式民居,约瑟夫一世统治之下的伊斯兰盛世在此定格。

整个建筑群中最主要的建筑——纳萨利皇宫由三个宫殿组成。若要说哪个宫殿最摄人心魂的话,那非狮子庭院莫属了,它得名于宫殿庭院中央的一尊石雕狮子喷泉。十二头惟妙惟肖的白色大理石狮子围成一圈,涓涓细流从它们的口中流淌而出,象征着万物生生不息。然而,谁会想到,正是这样一个带着些许禅意的地方竟经历过腥风血雨的洗礼。

狮子庭院。

根据格拉纳达当地传说,纳萨利王朝的末代苏丹波伯迪尔(Boabdil)曾在狮子庭院南部的一个厅堂设下“鸿门宴”,召见纳萨利王国最有权势的家族——阿本塞拉基家族(Abencerrages)的36名骑士,残忍地将他们斩首杀害。这36位忠臣的鲜血顺着大理石地面上的沟渠一路流淌下去,整个狮子庭院血流成河。

1492年,天主教双王伊莎贝拉一世与费尔南多二世攻破阿尔罕布拉宫,将阿拉伯人彻底逐出西班牙,一代伊斯兰王朝就这样再次被无尽的勾心斗角所葬送。然而,这座精美的伊斯兰宫殿群却没有因此而付之一炬,被扫地出门的波伯迪尔将城门钥匙交给了天主教双王,后者将宫殿原封不动地保存了下来,作为西班牙收复失地运动胜利的象征。正因如此,今天的我们才有幸能够欣赏到这个欧洲独一无二的伊斯兰宫殿群。

德国巴伐利亚新天鹅堡

——阿尔卑斯山巅的“睡美人城堡”

中世纪神圣罗马帝国的布拉班特公国(Brabant)国王突然驾崩,留下遗孤埃尔莎。大臣泰拉蒙企图通过迎娶埃尔莎来夺取王位。千钧一发之际,圣杯骑士罗恩格林乘着天鹅拖曳的小船来到公主身边,与泰拉蒙展开决斗。凯旋而归的罗恩格林俘获了埃尔莎的芳心。然而,面对以身相许的埃尔莎,身为圣杯骑士的罗恩格林提出了一个条件,那就是婚后永远不能问及他的名字与出身,不然他将永远离她而去。埃尔莎的心中由此埋下了怀疑的种子。有一天,她终于按捺不住好奇心,问出了那个致命的问题。那只载着罗恩格林来到人间的天鹅再次出现,将他带回了圣杯城堡……

巴伐利亚新天鹅堡。

 

这个让人肝肠寸断的悲情故事与德国巴伐利亚州的新天鹅堡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幼年时的巴伐利亚国王路德维希二世在父王马克西米利安二世的高天鹅堡中度过。父王对天鹅骑士的传说十分着迷,不惜命人将这段唯美凄凉的传奇故事画成壁画,用来布置自己的餐厅。

小路德维希耳濡目染,同样为骁勇善战的天鹅骑士所沉醉。小王子时常趴在窗口,凝望四周绵延不绝的阿尔卑斯山脉,烟波浩渺,浮云缭绕,这如仙境一般的景色给他提供了一张天然画布,任其在上面尽情施展想象力,新天鹅堡的设计蓝图逐渐浮现在了他的眼前……

1861年,15岁的路德维希王子第一次在慕尼黑宫廷剧院观赏了瓦格纳的歌剧《罗恩格林》,他朝思暮想的故事场景第一次变成了现实,这一切深深地震撼了他,他从此便与瓦格纳结下了不解之缘,成为他最忠实的追随者和赞助人。

1868年,刚登基不久的路德维希二世在一封给瓦格纳的信中提及在前高天鹅堡废墟上新建一座城堡的设想。相比父王的高天鹅堡,新天鹅堡的海拔将更高,因此更远离尘世的喧嚣;不仅如此,它还将更美丽、更舒适,罗恩格林的骑士之光将普照整个城堡。

路德维希二世。

然而路德维希二世在信中绝口不提建造新天鹅堡背后的政治原因。1866年,普奥战争爆发。巴伐利亚王国以奥地利帝国同盟国的身份参战。奥地利一方不幸战败,巴伐利亚不仅割地赔款,而且还被迫加入普鲁士的防守同盟,巴伐利亚王国的独立主权逐步沦陷。

这使得路德维西二世与那个自己脑海中幻想的专制帝国渐行渐远,而他所能做的一切就是逃避,他只想把自己禁锢在厚墙高筑的新天鹅堡之中,在这片世外桃源唯我独尊。

1869年夏季,在改造完通向未来城堡的山路之后,新天鹅堡正式奠基。为了迎合路德维希二世对于中世纪城堡的幻想,整栋建筑以厚重的罗曼式风格为主,内部辅以新哥特式和新拜占庭式风格装饰。三位传说人物形象占据了城堡内大部分壁画和壁毯的内容:游吟诗人唐怀瑟——瓦格纳另一部同名歌剧的主人翁、天鹅骑士罗恩格林以及他的父亲圣杯王国国王帕西法尔。而城堡内随处可见的天鹅元素仿佛无时无刻不在提醒游人:嘘!这位堂·吉诃德般的巴伐利亚“疯王”正做着酣甜的中世纪骑士梦呢!纵使王国另一端一个统一的德意志帝国已然崛起,巴伐利亚沦为普鲁士麾下的一颗棋子,路德维希二世仍始终如一地珍藏着这份自幼就编织起的与神话传说之间的情感共鸣。

然而,童话终究是童话。路德维希二世入住这座“桃花源”般的新天鹅堡仅两年后,也就是城堡正式落成的那一年——1886年,“疯王”精心构筑的避风港湾终究还是被卷入了政治斗争的漩涡。路德维希二世的叔叔路特波德亲王剥夺了他倾注毕生心血建造的新天鹅堡,将他囚禁在慕尼黑南郊的一座城堡中。这一刻,他魂牵梦绕的天鹅骑士没有出现在他的跟前。次日,他的尸体在附近的一口湖泊中被人发现,但确切的死因直至今天仍是一个未解之谜。

今天的我们站在新天鹅堡山后的玛丽安桥上遥看这座如梦如幻的城堡时,敬畏之余难免回想起这段令人唏嘘的人间悲剧。这位常人看似疯狂的巴伐利亚国王是否与他的天鹅骑士团聚我们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是,一百多年后的今天,他天真烂漫的幻想仍在人间薪火相传。

葡萄牙辛特拉佩纳宫

——大西洋海岸的“阿里巴巴宝藏”

辛特拉市地处葡萄牙西部一隅,距离大西洋仅咫尺之遥。其市郊巍峨的山丘上怀藏着一件瑰丽的“皇家珍宝”。遥望山顶,一颗殷红的“玛瑙”与一颗金黄的“琥珀”珠联璧合,相映成趣。在南欧似火骄阳的照射下,更是熠熠生辉。而正是这两颗璀璨耀眼的“明珠”一同组成了如今佩纳宫的外形。

这座十九世纪浪漫主义宫殿的前身是一座修道院。一波未平,一波又起,1834年新上台的资产阶级自由派政府下令没收一切教会土地,修道院被迫关闭。当时葡萄牙女王玛丽亚二世的丈夫费尔南多正酝酿着建造一座王室夏宫,这块岗峦叠起、草木葱茏的风水宝地令他如获至宝。

重建工作于1840年展开,修道院的遗址上如积木般垒起了一座四方形城堡,其外墙在费尔南多的要求下被漆成了酒红色。1850年,一座全新的城堡从一旁的空地上拔地而起。这次,对艺术如痴如醉的费尔南多钦定明黄色作为外墙颜色。至于城堡一侧的拼贴瓷砖墙面,童心未泯的他选择了淡紫色。最终建成的佩纳宫,仿佛油漆桶打翻了似的,把天马行空的童话场景带进了现实。

这座铜墙铁壁筑起来的皇家宫殿不仅在用色方面毫不收敛,在建筑样式方面也是博采众长,杂糅了诸如哥特式、文艺复兴式、巴洛克式、摩尔式、新摩尔式以及葡萄牙本土的曼努埃尔式建筑风格。

游客将穿越一扇摩尔风格的马蹄拱,随后从一扇以新摩尔风格装饰的拱门正式进入到宫殿之中。拱门上雕刻着古希腊神话中海王波塞冬之子特里同的雕像。他蹲坐在一枚贝壳上,怒目圆睁地注视着一个个进入宫殿的游人。佩纳宫的内部装饰风格也不尽相同,有充满浓厚异域风情的阿拉伯厅堂以及伊斯兰庭院,也有金碧辉煌、珠光宝气的文艺复兴式厅堂,真可谓是一个建筑“大杂烩”。难能可贵的是,无论是彰显葡萄牙海洋文化的曼努埃尔式钟楼,还是拥有金色圆顶的新摩尔式露台塔楼,亦或是洋溢着十九世纪德国浪漫主义气息的新宫殿主楼,都能在佩纳宫中找到属于自己的一席之地。恐怕正是这种浑然天成的和谐使得这座葡萄牙皇家宫殿成为了整个南欧乃至欧洲最耀眼的明珠。

(欧洲时报特约记者张毅伟)

标签:
您可能还喜欢: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