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创作园地 > 建中小说 > 正文

鸟与鼠(中篇小说连载一)

直观中国 时间:2013-01-24 17:57  来源:直观中国   浏览量:

那一年夏天,宁勤忽然得了肺病,连好自己也感到莫明其妙,在此之前,并没有什么征兆,只是夜里有些咳嗽。当时,她的父母已经去世,她一直和弟弟宁梭住在一起,她和他制定了很多计划,譬方加紧攒钱,租一套宽敞的住房,买几件象样的家俱,都被这一场病横扫得落花流水。她在一家印刷厂工作,排字技术很拔尖,是车间的小组长,管十几个人做事,有病只好全休在家。更令人伤心的是追求她的几个人先后离她远去。最后是一个姓李的实习医生。开始,她不敢把实情告诉他,唯恐这么一来就一无所有了。那个礼拜天,她应约去他家吃晚饭。饭后,他把她带到卧室,给她看为示来的家庭准备的彩电和冰箱,还有一堆锯得整整齐齐的木头(他准备自己做家俱,还说买的家俱不结实),展示他热烈的爱情。然后把她抱到床上,吻她的嘴唇和颈项,哆哆嗦嗦帮她脱衣服,一边急促地说:给我吧,我会永远爱你的。我们明天就结婚。

当时宁勤幸福得几乎晕厥过去。她把蚊帐放下来,要他把灯关了,赤身裸体躺在一个男人身边,她很不习惯。黑暗中,她紧紧抱住他光滑的腰身,心中充满了感激之情。她喃喃地说,她也爱他。曾经有几个人追求过她,她都没有答应,他们太不象男子汉了。一旦晓得她身体不好,就戴上了懦弱虚伪的面具。这句话刚刚出口,她就后悔了。因为他马上停止了动作,拉亮了电灯,用手把好她的脉,轻轻地但很坚决地问她究竟有什么病。房间变得雪白眩目,她捂住脸羞耻在哭起来:你不要管我什么病。我们来吧。我不要你负责,也不要和你结婚。说话的时候,她觉得身上某一处地方死了。就像一块刚出炉的铁水, 慢慢冷却僵硬。他淡漠地挣脱她的怀抱,说她在目前不适合做这种事,他是个医生。并且,迅速地穿好了衣服。

那样的爱情使宁勤心灰意冷。她渴望用全部身心爱一个人,却没有人接受。她感到悲伤,觉得自己的生命不但没有意义,而且根本不存在。她当然不是为男人而活着,但她觉得一个女人,只有与男人互相依傍,她的价值才能完全体现,变得真实。她不能理解他们为什么害怕负责,那样不更能衬托你的伟大吗?沮丧的是男人并不要伟大,要的是愉快轻松。正如很多人宁肯去看无聊的喜剧,而不愿意从庄严的悲剧中寻找人生的真理。

她的病并不严重。医生告诉过她,只要按时服药,用心静养,完全可以治好。但她恶作剧似的不吃药,把宁梭给她养病的钱都悄悄存起来,还包揽全部的家务事。白天,宁梭上班去了,她就擦地抹家具揩玻璃,搞得房间明晃晃一尘不染。然后买菜煮饭。当宁梭拖着一副疲乏的身板回家时,房中央那个小木桌上,总摆好了两副清洁的碗筷和两三样他喜欢吃的清爽小菜。她一心一意希望宁梭幸福。宁梭却不想她这么做,至少是不忍心。一次,住在隔壁的田婆婆跟他作介绍。对方高高大大,经济条件也好,还有房子。他不加考虑地回绝了,吞吞吐吐又没什么说得过去的理由。她买菜回来后,责备他不该任性。“年纪不小了,总要成家的。”她焦灼地说:“我去跟田婆婆说说。”

“不”宁梭点上一根烟。“等你病养好了再说。”

“我的病只有死神才能诊好。”她泄气地坐在床沿上,翻动着摆在枕边的那一摞码得整整齐齐的书。“诊好又有什么用?”“你太悲观了。”宁梭说,“姐姐,我不想和你分开,我们这们生活,不是很好?熟悉,了解。”

“你是可怜姐姐罢。小弟,千万不要这样,姐姐能照顾自己。”

“我不想探险了。嘿,那一片陌生的领域。”

宁勤抬起头,发现宁梭的目光中有某种捉摸不定的东西。一个小男孩和母亲在街上走,经过一个糖果摊子,他站住了,仰起头想要母亲买,又不敢开口。宁梭找过几个对象没有成功,反而把勇气丢掉了。一个不会游泳的人,战战兢兢地站在河岸上。你怕什么呢?顶多再淹一次。你是一个男人,不应该怕失败。女人喜欢的就是男人一往无前的强悍。她很想这么对着他叫喊几句,又担心伤损他的自尊心。

标签:
您可能还喜欢:
编辑推荐
点击排行
最新内容
图片故事

北京:电话亭化身“大白”街头卖萌夺眼球

北京:电话亭化身“大白”街头卖萌夺眼球

酷爱吃雪的小北极熊

酷爱吃雪的小北极熊

中国美食惊艳巴黎

中国美食惊艳巴黎

山东村民为省钱用塑料袋装天然气

山东村民为省钱用塑料袋装天然气

精选事件

中国典型富二代 王思聪心态并非唯一

中国典型富二代 王思聪心态并非唯一

2015米兰世博会抢先看

2015米兰世博会抢先看

最美法文x
Mets—toi debout, tu es beaucoup plus près du ciel.站起来,离天空就近了 [详情]
更多>>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