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创作园地 > 继延言商 > 正文

伍继延:归来者的旗帜

直观中国 时间:2014-08-19 14:42  来源:新浪博客   浏览量:

伍继延,湘商文化创始人、著名商会活动家,第一个提出“十大商帮该死”,倡议创建一个充满平等与民主精神的现代商会。在他眼里,商会等民间组织正是建设公民社会的重要资源与主力军。

文|李军奇

这是一个被功利缠身进而缠心的时代。商人获得了自农耕文明以来最好的声誉,以时代英雄与社会偶像的名义,被青年一代膜拜。追求功利,进而求得个人财富最大化成了逻辑正当的社会选择。这种对财富的狂热情绪的弥散化,无疑怂恿权力的腐败与人心的溃烂。不少社会精英一边加入尖锐批评的合唱团,一边四处出击忙于勾兑猛赚好处。

伍继延不屑于这种两面讨好的人格分裂,作为商人,他呼吁同行,节制欲望,营造现代商会文化,推动公民社会的发育与成长。

眉头紧锁与器宇轩昂,最能反映伍继延当下的精神特质与文化气象。多年商海沉浮,让他见惯风雨,他反感官商勾结、行贿丛生的商业环境,愤怒于不少同行的蝇营狗苟与精神萎缩。这个求学于岳麓山下的男子,自小泽被湖湘文化,自然容易揭竿奋起,指点江山。“哀其不幸,怒其不争”,这种情忧愤绪,容易凝结在他的脸上;伍继延舌灿莲花,精力充沛,天生领袖气质,加之其慷慨随和的大哥性格,最易赢得同行的敬重。这般行走江湖,光明磊落,自然风华不群。

海南,海南

15岁考上大学,而后感召于时代风气,1988年,不满足做高校团委书记的伍继延南渡参加海南建省办大特区的实践,任职于海南体改办并被委派筹建海南改革发展研究所。

“当时海南体改办,是省委的智囊机构,也是省政府改革的执行班子。绝非坐而论道,既能当参谋,又能实践。这符合湖湘文化的知行合一的特性。”忆及当年之所以离开高校,心动海南,伍继延这个曾求学于继承了岳麓书院正脉的湖南大学的湖湘子弟,依然动情:“当时我深切感受到,知识分子面临巨大的社会变革,如果不抓住机会,全力参与,总会有无力感,也会被时代所淘汰。”

“我们那时身上有很多梦想,也抱着更多的想要改良这个体制的想法。”结果发现,“世界改变不了,那只好改变我们自己”。伍继延说,那时他们那拨南渡的年轻人,喜欢一首叫《一样的月光》的歌。改变自己,首先就要争取财务自由。如何不被钱欺负,成为这群书生的最大的想法。1992年,那时冯仑已经下海,伍继延自筹20万(包括万通团队给的10万元),“运气好,倒腾几个月赚了一大笔。年底回长沙,在当时最好的宾馆开流水席,请的全部都是被钱欺负的朋友。我们把酒店所有的葡萄酒都喝光了。”

海南之于伍继延,是商海的起点。中国现代商业史有名的“92派”中诸多干将——冯仑等万通“六君子”、毛振华等,均由海南发迹。

“当时海南体改办,是省委的智囊机构,也是省政府改革的执行班子。绝非坐而论道,既能当参谋,又能实践。这符合湖湘文化的知行合一的特性。”忆及当年之所以离开高校,心动海南,伍继延说:“当时我深切感受到,知识分子面临巨大的社会变革,如果不抓住机会,全力参与,总会有无力感,也会被时代所淘汰。”国家领导人对特区的厚望与特区百废俱兴的现状,激发了伍继延投身时代洪流的勇气。

作为智囊机构的一份子,伍继延对当年具体“参谋了什么工作”语焉不详,只记得工作不久,又顿生人生的失意。

“我们那时身上有很多梦想,也抱着更多的想要改良这个体制的想法。”结果发现,“世界改变不了,那只好改变我们自己”。伍继延说,那时他们那拨南渡的年轻人,喜欢一首叫《一样的月光》的歌。改变自己,首先就要争取财务自由。如何不被钱欺负,成为这群书生的最大的想法。1992年,那时冯仑已经下海,伍继延自筹20万(包括万通团队给的10万元),注册了一个公司,名为“海南易通传播产业联合开发总公司”。和当年那些激情万丈的创业者一样,名号大而响亮,至于公司能做什么,做到什么程度,谁也没琢磨清楚,“只是意识到文化产业将来有巨大的发展空间”。

“运气好,倒腾几个月赚了一大笔。年底回长沙,在当时最好的宾馆开流水席,请的全部都是被钱欺负的朋友。我们把酒店所有的葡萄酒都喝光了。”

虽偏居天涯,但“心系北京”,伍继延看到当时中央电视台引进了根据王朔小说拍摄的电视剧,播出后影响巨大,于是动了与央视合作拍摄电视剧的念头。赶赴北京,四处找人,商谈合作,最后因政策问题不了了之。之后伍继延投资媒体,主办了一本市场杂志——《当代管理》。为办好刊物,专门拜访了因主编《海南纪实》而红极一时的作家韩少功。

同为湖南人,同落天涯,韩少功不见外地亮出的办刊秘笈,让伍继延大为感动,至今记得教诲。“第一,要注意标题。内容即使不好,但标题一定要响亮。韩少功就是那时的‘标题党’;第二,注重图片。韩少功意识到我们已进入读图时代,图文要并茂;第三,自办发行。不能依赖‘二渠道’,否则利润都被书商掌控。”但也种种原因,杂志没有继续创办下去。

1994年,湖南电视台启动改革,湖南经济电视台开始筹办。有人找到伍继延,牵线谈合作。当时激动于制播分离的改革春风,伍继延认认真真地与相关负责人吃饭商谈,最后还是畏难退出。但与电视的缘分未了,1995年,从美国游学归来,伍继延因缘际会,又与大连电视台合作,开办了一个体育频道,“当了道长,除了节目由台里审查与播出外,其他的都由我负责。搞了一年,还是因为体制问题,选择了退出。”

热恋文化产业,激情而来,总是抱憾而去。伍继延的商业嗅觉不可谓不灵敏,而且他对文化产业的管理创新,颇有建树。当时与央视谈合作,他已提出主创持股、年底参与分红等思路,但囿于文化体制政策的限制,加之社会资本投资媒体,几无经验可借鉴,伍继延在早期的文化投资项目不可谓不用心,但时运不济,基本折戟而归。

“流放者”归来

文化产业有前途,但总是“坑钱”。为了生存,伍继延在海南顺大流开始了地皮炒作,如愿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赚了钱就搞文化生意,亏了,就搞地产。” 海南开发热流一过,伍继延返回内地,继续寻找机会。

1997年,重庆直辖。伍继延相信那里是财富与机会的新战场,于是转战重庆。事遂人愿,在重庆他做出一件至今让他满意的商业项目——“五黄路”。如今“五黄路”已成为重庆中央居住区的标志。因事业的暂露头角,伍继延被在渝打拼的湖南籍商人邀请,参加重庆湖南老乡会的活动。

伍继延的口才与实力,让老乡会的发起者心动,他们希望伍能“当起组织与主持在渝湖南老乡会工作的重任”。“从体制内走出的人,过去习惯了有人管,习惯了有个组织。现在当了老板,烦恼来了:谁来管我?没有了自己的组织,遇到问题只有自己扛,没有交流,没有分享。”

断了体制的奶,伍继延习惯性地想重回一个“组织”。于是接过橄榄枝,热情满怀,准备一搏,继而心惊,“老乡会”居然连个章都没有,“不是一个合法组织”。几经折腾,时任重庆市工商联主席尹明善愿意接受“老乡会”挂靠,但是要求“不能叫老乡会,要叫商会”。嘿,商会更符合老乡会的会员身份,伍继延爽快地同意了。

2003年初,“重庆市湖南商会”诞生了。伍继延一查,才发现这是重庆市第二家外地商会。而这个商会,也是全国第一家湖南商会,“当时开始出现一些湖南企业家组织,但都叫某某协会,都是政府办事处成立的。歪打正着,湖南省第一个商会由民间办成。这似乎成了一个颇具象征性的暗喻,伍继延多年后倡导的公民社会的主体和推动力,也都是他看重的民间组织。

与湖南鲜见商会相比,“浙江商会”、“温州商会”倒是遍地生长。伍继延开始反思这个现象。“五四”以来,自从喊出了打倒“孔家店”的推动者口号,一时“反传统”的呼声甚嚣尘上。作为中国传统文化支脉的“湖湘文化”,在这个市场兴起和经济全球化的时代,很多人包括湖南人自己都对湖湘文化产生质疑,认为湖湘文化是否能够胜任新时代的任务?在湖湘文化的两座高峰“湘军”、“湘政”之后,能否产生新的高峰“湘商”?

伍继延以为,文化还是有一个积淀、一个复兴(现在中国人谈“文化复兴”已经成为时尚了),然后再创造的过程,所以他提出“湖湘文化的第三次复兴”:要谈创新,先得继承。复兴之为复兴,指的是先去‘复’、去‘兴’,有所指向,有所依傍,然后才能“变古为今”,再创辉煌,而非横空出世。

“所以我提出‘湘商’是站在创造‘湘军’、‘湘政’的这些巨人的肩膀上的。我们的老祖宗给我们留下了这么丰富的湖湘文化的精神遗产,我们没有理由不自豪。偏偏我本人的名字又叫‘继延’,流淌着的是湖湘文化的血液。”伍继延认为,商业文明已成为当今人类文明中最具有活力的文明资源,作为湖南商人,面对农耕文明养育而成的湖湘文化,就要有“重估一切价值”的勇气。这种重估,不是全面推翻,而是梳理与发现传统中的优良基因,依据当今的普世价值,加以有机整合,创造出属于湖南人的商业文明。

如此,就有了伍继延事业的第二春,伍继延充

保存 | 关闭
您可能还喜欢:
编辑推荐
点击排行
最新内容
图片故事

北京:电话亭化身“大白”街头卖萌夺眼球

北京:电话亭化身“大白”街头卖萌夺眼球

酷爱吃雪的小北极熊

酷爱吃雪的小北极熊

中国美食惊艳巴黎

中国美食惊艳巴黎

山东村民为省钱用塑料袋装天然气

山东村民为省钱用塑料袋装天然气

精选事件

中国典型富二代 王思聪心态并非唯一

中国典型富二代 王思聪心态并非唯一

2015米兰世博会抢先看

2015米兰世博会抢先看

最美法文x
Mets—toi debout, tu es beaucoup plus près du ciel.站起来,离天空就近了 [详情]
更多>>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