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直观中国 > 正文

动物保护组织狙击湖南卫视真人秀 “奇妙朋友”的麻烦

直观中国 时间:2015-03-05 13:56  来源:《南方周末》   浏览量:

全球唯一大熊猫三胞胎即将半岁,2015年1月23日,李宇春与小伙伴们化身“大熊猫饲养员”,除了将生日蛋糕送给三胞胎,李宇春还拿起相机进行“1分钟闪拍”。 

湖南卫视真人秀节目《奇妙的朋友》引发了动物保护人士的集体指责。对于野生动物该如何保护,这个社会从未达成共识。

2015年3月2日20时,世界野生动植物日的前一天晚上,一个名为“拯救表演动物项目”的微博给粉丝们发了一条私信:“请你一起来签名联署,同我们共同倡导对动物更为友善和科学的认知理念,一起叫停该节目。”

“该节目”指的是湖南卫视正在热播的真人秀节目《奇妙的朋友》,讲述明星和动物相处的原创情节,李宇春、倪妮等明星是其中的“实习饲养员”。

早在1月24日节目开播时,民间抵制活动就已开始。在国家林业局官方微博转发相关内容后,事态再掀高潮。

虽然面对诸多质疑,湖南卫视与长隆集团(节目拍摄地在长隆野生动物世界)均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该节目会照常播出。

争议比开播来得早

“我们倡导和推动的就是爱护动物、关爱动物。”湖南卫视如是回复南方周末记者,但动物保护组织从一开始就对此很不领情。

在节目开播之际,湖南卫视与湖南“候鸟守护者”行动网络合作,发起“奇妙的朋友‘候鸟守护站’公益项目”。而亚洲动物基金会(中国)对外事务部总监张小海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他们和其他多个环保组织都婉拒了合作邀请。

“当时我们就感觉这个节目在对待野生动物方面可能会有些问题。”张小海说。亚洲动物基金会也是最早在网上对《奇妙的朋友》提出质疑的环保组织。

王惠是该组织一员。她说,在1月中旬他们就曾给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和湖南卫视写公开信,要求停播该节目。在节目开播当天中午,亚洲动物基金会又发微博称,国家林业局在1月9日发出紧急通知,其中明确要求“严禁游客与珍稀濒危野生动物的近距离接触”,并@奇妙的朋友官微。

随着节目播出,更多环保组织加入对节目的声讨队伍,他们指出的主要问题是该节目让明星与野生动物亲密接触违反国家林业局的禁令,而节目中让野生动物穿衣服等将动物人格化的叙事方式违背野生动物福利。

此外,住建部曾在2013年6月24日发布的《全国动物园发展纲要》中明确提出“杜绝各类动物表演”。

不过,环保圈的声讨似乎未能激起公众的聚焦,环保组织也未得到任何回应。节目正常播出并收到不错反响。据报道,最近一期(2月28日)《奇妙的朋友》收视率为1.48%,收视份额是同时段第一。

但环保人士也没有停止努力。2月24日,微博名为“谯姑娘”的网友罗列了抵制《奇妙的朋友》的六个理由,包括不能站在拟人化的角度去看待和对待动物、野生动物身上的疫病涉及公共安全防护等等。

与其他抵制者不同的是,她的微博被国家林业局关注并转发,但随后国家林业局微博又删除了相关内容,理由是其中有一些专业的内容需要核实,慎重起见,将该微博删除。

这时,环保组织已不是简单地对节目进行声讨,他们开始质疑长隆野生动物世界的黑猩猩来源。名为COCO和六毛的黑猩猩是《奇妙的朋友》中的重要角色,因节目而成为明星。“拯救表演动物项目”则直接指责长隆野生动物世界最早的黑猩猩可能来自海外盗猎,要求其公开黑猩猩来源。

隔空对话

长隆集团此前并未回复各种争论。

据长隆集团市场总经理熊晓杰介绍,早在两年前,湖南卫视就向长隆提出制作一档动物保护类节目的想法,并来现场与长隆方进行沟通。由于动物拍摄难度大,涉及动物安全、拍摄人员安全等诸多因素,需要的准备和论证工作相当复杂。直至2014年下半年,湖南卫视才正式提出拍摄《奇妙的朋友》。

节目正式拍摄前一个多月,湖南卫视安排几十个编导入驻长隆,进行了一个月的现场跟踪了解,几乎与饲养员同住同吃,全方位了解动物习性,通过对动物的充分了解,与长隆一起制订了拍摄方案。

而对于长隆黑猩猩来源非法的质疑,熊晓杰认为是“无稽之谈”,他向南方周末记者明确表示长隆的黑猩猩引进都是经过严格的国家监管程序,在国家林业局都有备案,均有案可查。

但,熊晓杰并未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截至目前,国家林业局并未就相关问题作出回应。

熊晓杰对环保人士的意见表示尊重,但同时称长隆野生动物世界的所有经营活动都在国家法律允许范围内进行,无可非议。长隆野生动物世界是野生动物园,属国家林业局管理范围,住建部管理的是城市动物园,其文件自然只对城市动物园有约束力。

至于国家林业局关于“严禁游客与珍稀濒危野生动物的近距离接触”的禁令是针对游客,节目中的明星则属于“实习饲养员”。熊认为,明星们在长隆经过了上岗前培训,拍摄期加前期培训准备有一个多月,“是真实合格的实习饲养员”。

就在世界野生动植物日当天,《奇妙的朋友》节目官方微博发表了华南濒危动物研究所动物生态与恢复研发中心主任胡慧建的文章,.试图援引权威观点,对最近的批评声音作出回应。

胡在文中称该节目非常有价值,他具体分析,普通游客与动物太亲密的接触是不科学的,因为许多人可能带有病毒。但是在可控的范围内,亲密接触是可以的。什么是可控范围?首要的就是人与动物必须保证双方都是健康的。

文章还认为,而给黑猩猩穿衣服是一种安抚,“现在动物园饲养的动物大多是属于子二代,按照国家政策规定,只有子二代及之后的动物才可以被正当利用,子二代及之后的动物已基本摆脱野生动物的概念。”

但文章依旧没有说服“激动”的动保组织们。

无奈的隔阂

张小海说他个人其实对节目并不是“激烈”反对,也不认为节目必须停播,只是需要改进细节,他主要担心节目会误导观众。

果壳网一篇文章里介绍,1980年代,台湾一档颇受欢迎的节目找来一只红毛猩猩幼儿当嘉宾,引发追捧,最终却造成多达1000只猩猩被成功走私到台湾卖作宠物,其中多半因为气候不宜或照顾不周,在5年内死掉。

湖南卫视则坚称节目组倡导和推动就是爱护动物、关爱动物,从来没有做任何伤害动物的事情。

张小海的个人观点显然不是现在抵制节目者的主流声音,持续不断的抵制行动让长隆的野生动物保育团队似乎很反感。熊晓杰表示节目会正常播出,但会适当增加野生动物知识科普的内容。

果壳网的一名编辑对双方这种互不相让的争论感到无奈,他认为在国内环保组织不够发达的情况下,需要从政府层面来协调双方的论战。

事实上,在国家层面,1988年通过的野生动物保护法,除了在2004年和2009年对单个条文进行修正之外,至今已有26年无大改动。这部被诟病严重滞后的法律,甚至没有将“保护生物多样性”写入其中。

“现行的野生动物保护法是一部以利用为目的,保护为手段的法律。”张小海指出这部法律在动物保护观念上的落伍。

2013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曾表示,野生动物保护法在保护理念、管理内容、手段和力度等方面都已经不能适应野生动物保护工作的需要,急需通过修改法律补充完善。

2012年发生的“活熊取胆”事件倒逼法律采取适当措施予以应对,而且近些年云南、西藏等地频发的野生动物伤人事件,也使得野生动物侵害财产和人身的补偿问题需要进一步明确责任主体。

2013年12月28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正式将野生动物保护法修改列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规划。

然而,专家之间对如何修改也有分歧。南昌航空大学副校长罗胜联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应以“保护”为立法的唯一原则,删除“合理利用”,避免被钻了法律空子。但作为中国环境科学学会环境法分会副会长,常纪文在其负责起草的野生动物保护法专家修订建议稿中,还是建议“增补有关将驯养繁育的子二代野生动物的所有权明确赋予驯养繁育者的内容”,相当于承认可以对野生动物子二代进行合理利用。

虽然在专家修订建议稿中写入动物福利保护,但常纪文坦言动物保护组织和政府部门等之间的分歧很大。

保存 | 关闭
您可能还喜欢:
编辑推荐
点击排行
最新内容
图片故事

北京:电话亭化身“大白”街头卖萌夺眼球

北京:电话亭化身“大白”街头卖萌夺眼球

酷爱吃雪的小北极熊

酷爱吃雪的小北极熊

中国美食惊艳巴黎

中国美食惊艳巴黎

山东村民为省钱用塑料袋装天然气

山东村民为省钱用塑料袋装天然气

精选事件

中国典型富二代 王思聪心态并非唯一

中国典型富二代 王思聪心态并非唯一

2015米兰世博会抢先看

2015米兰世博会抢先看

最美法文x
Mets—toi debout, tu es beaucoup plus près du ciel.站起来,离天空就近了 [详情]
更多>>
友荐云推荐